上海两校科幻协会创社采访(华东师大,上中医)

采访者:袁鑫钰(华东师范大学星尘科幻协会现任社长)
受访者:宫赫(华东师范大学星尘科幻协会创社社长)
采访时间:2022年3月19日

袁鑫钰:前辈最早是怎样接触科幻的?

宫赫:最早接触科幻是从小学开始,小学的时候看了凡尔纳的科幻作品,然后开始喜欢科幻。高中的时候看了《三体》,和同学一起轮流买《科幻世界》,《三体》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拓展了思维的广度。慢慢地看得越来越广,看了接近魔幻的《魔戒》《冰与火之歌》等,也看了陈楸帆、刘宇昆等人的作品。

袁鑫钰:前辈是怎样创建科幻协会的?

宫赫:建科幻协会是在2015年,当时关注了科幻苹果核,然后在看关于上海高校科幻协会的推送的时候,发现华东师范大学没有科幻协会。当时就想为什么不办一个呢?

于是加入上海交通大学科幻协会的群聊,发现金融学院的陈栩畅同学也在群里,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一起筹办建社事宜并了解建社条件,比如至少需要多少社员,找社团指导老师,当时找的是一位物理老师,还要找挂靠单位……期间获得了其他学校科幻协会的帮助,比如复旦大学科幻协会,上海交通大学科幻协会,成都的科幻迷华文,以及其他全国各地的一些科幻协会。大家热情讨论并提供了一些建社经验。

这里插入了一个有关社团挂靠单位的问题。星尘科幻协会最开始挂靠在物理系,后来挂靠单位改挂在光华书院。挂在物理系是因为觉得科幻和物理的联系非常大,很多协会在挂靠时的选择都和学科关系比较紧密,比如爱鸟俱乐部挂靠在生物学系,O3协会挂靠在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

袁鑫钰:挂靠其实还有可能和资金挂钩,协会创办之后有办什么活动?

宫赫:和天文社一起举办过观星活动,当时他们的社长也是同一个学院的,同时也是科幻爱好者,于是联合举办活动,华东师大女生比较多,就举办了关于星空的手工制作活动——星尘杯DIY。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上海高校幻想节,征文是必备项目,各校都有自己的分会场举办一些特色活动,同学也会互相参与对方的活动。我们当时排演《乡村教师》话剧,中途办了一场,闭幕式又办了一场。当时的道具服装其实算比较简陋,但剧本本身比较感动人,表演者也为观众传达了真情实感。

袁鑫钰:科幻协会为前辈带来了什么?

宫赫:能建成科幻协会这件事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一个极大的肯定,给予自己正反馈,在这个过程中交到了很多朋友。科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门,身边也有很多科幻爱好者。我已经毕业好几年了,现在不在上海工作,对社团的现状也并不是很了解。她现在还好吗?

袁鑫钰:因为疫情的缘故,大家见面次数少,交流不多,社团人数也比较少。

宫赫:线下交流不多,但其实可以让大家在线上保持交流,一定程度上能拉近距离,其他学校的科幻协会通过建政来保持一定活跃度,这并不能可持续发展,反而对社团有害,最好还有固定的社团活动作为话题。

社团换届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信息遗失,嗯,我记得有一些学长学姐留校做研究或者当老师,说不定可能带来一些资源。

过去我们往往选择比较活跃的社员作为社长,两三届后全全不知道过去做了什么,办了怎样的活动,社团的一些内核很难继承下去,所以修协会历史是大有裨益的,未来我可能会来上海和你交流,或者以后约一个时间和另外一位创社成员陈栩畅学姐一起在线上展开交流。

工作的话,确实现在感觉和科幻也有一定关系。我是地理科学专业的,将真实地球虚拟成三维数字场景,就很“绿洲”、很有科幻色彩。

受访者:朱敏栋(上海中医药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创社社长)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1月5日

河流:创建科幻协会的想法从何而来?

朱敏栋:2014年上半年看到科幻苹果核(上海高校科幻联盟)举办上海高校幻想节活动,忽然发现,虽然科幻在上海中医药大学没有相应的科幻社团,但上海其他高校是有的,还能联合举办活动。

后来就去参加了上海高校幻想节。在活动中和苹果核的伙伴们交流了自己想在上海中医药大学成立科幻社团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鼓励。于是在2014年暑假前开始筹备,走成立社团的程序,在下半年正式成立,摆了第一个摊位进行招新。

2014年上海中医药大学科幻奇幻协会招新
2014年上海中医药大学科幻奇幻协会招新
2014年10月12日,上海中医药大学科幻奇幻协会成立
2014年10月12日,上海中医药大学科幻奇幻协会成立

河流:创办的过程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后来注销的原因可能有哪些?

朱敏栋:成立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有两个。

首先,成立社团需要10个发起人(记忆中的数字,反正就是需要若干发起人),并且是需要来自至少几个(好像是3个)不同专业的发起人。但是当时我确实没有在学校找到那么多想一起成立社团的科幻迷,最终是找了一些非科幻迷朋友凑够要求人数和专业的。

第二点是要找到社团的指导老师。所幸没有要求一定是学校的老师。最终请了我在网上认识的科幻作者“游者”和另一位科幻作家(时间久远竟一时记不起具体姓名了)担任指导老师。我一直非常感谢两位老师能够在仅网上交流的情况下信任我,愿意担任指导老师。

以上两点既是社团成立中的困难,其实也反映出了后来社团注销的原因,一方面说明校内其实科幻迷基数相对不足;另一方面没有一个校内的指导老师,也是一定劣势。

河流:成立后办了什么活动?

朱敏栋:我记得成立后与电影协会合办过科幻影视观影,观影活动可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申请个教室做个海报张贴就行,又确实能吸引到人。2015年上半年,上海中医药大学作为一个分会场参与了这一年的上海高校幻想节。

logo我当时是找淘宝做的……为了凑够社团发起人,我所找来签字的朋友大多都是我在学生会认识的,后来15年幻想节上海中医药大学站的活动也是与学生会合作的。

河流:您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和科幻的关系大吗?您怎样看待工作和业余爱好之间的关系?

朱敏栋:现在在读博,专业科学技术史。和科幻直接关系不大,但专业的选择以及读博的选择与当初的科幻爱好有着一些间接因果。

工作和业余爱好之间的关系啊,我感觉可以分开也可以结合吧,能结合自然最好,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的,能有一个长久的滋养身心的爱好已经很棒了。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833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上午10:40
下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9:0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