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业大学科幻协会创社社长访谈两则

受访者:
冯乐(中国矿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创社社长,2011)
王瑞(中国矿业大学天文学社科幻部第二代创部部长,2018)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4月17日

中国矿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创社社长.冯乐
中国矿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创社社长.冯乐
中国矿业大学天文学社科幻部(第二代)创部部长王瑞
中国矿业大学天文学社科幻部(第二代)创部部长王瑞

河流:您最早接触科幻是什么时候?

冯乐:我最早接触科幻是上小学时看凡尔纳的小说,2004年初中的时候开始看《科幻世界》,2006年在科幻世界上开始追《三体》;当时也接触了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同创办人周蓉他们几所高校的同学一起筹备联谊会,划分部门等直至成立。

河流:前辈是怎样创建中国矿业大学科幻协会的?

社团是2011年4月成立的,夭折是在我们2013年毕业,第一场刘维佳老师的讲座是2011年5月7号,这也是社团第一次线下活动,就找到这几张照片。第一张左边是我,中间是刘老师,右边是科幻协会成员之一的殷鹏飞,当时也是大二,现在留在矿大当老师;还有一位叫羚子,当时科幻协会主要成员就是我们三。

2011年5月7日,时任《科幻世界》编辑刘维佳在中国矿业大学讲座,从左至右分别为冯乐,刘维佳和殷鹏飞
2011年5月7日,时任《科幻世界》编辑刘维佳在中国矿业大学讲座,从左至右分别为冯乐,刘维佳和殷鹏飞

第二张算是合影,手机拍的不全,中间的吴霜现在也是圈里有名的作家和编剧,我们矿大的师姐,当时活动发起和组织者之一,不过她当时读研快毕业了。

刘维佳和科幻协会成员们在一起,正中间为吴霜
刘维佳和科幻协会成员们在一起,正中间为吴霜
正在听讲座的矿大同学们
正在听讲座的矿大同学们

河流:协会后来做了什么活动?后来怎么样了?

冯乐:当时并没能把协会延续下去。筹备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的时候,看周蓉创建的江苏师范大学科幻协会办的挺好,包括筹划全国高校性质的联谊会,觉得矿大是工科应该更有受众。正好周蓉邀请了《科幻世界》杂志社的刘维佳老师来江苏师范大学做讲座,两所学校离得也挺近,就想着在这边也办一场。

但毕竟师出无名,也过了招新季,就通过贴传单的方式找来几个小伙伴,可惜由于一些原因没能成立校级,成立的是院级,挂到我们学院的团委下面,就这样把讲座办了下来。接着又举办了几场讲座和线下读书分享活动,基本都是和江苏师范大学科幻协会联合做的,包括2012年冬季夏笳来讲座,以及后来2013年10月29日,吴岩和沙锦飞在中国矿业大学做的讲座。

我们离南京远,算是和江苏师范大学那边抱团取暖,也佩服周蓉的激情和能力。我在学校那两年科幻协会一直是小众团体,没有像他们那样做的那么大。根据当时做的小调研,大部分同学受漫威的动画漫画影响,喜欢的也都是那种商业科幻电影和漫画,在我们那里甚至喜欢《三体》的那时候都不算特别多,另一方面也的确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去宣传和策划,一年来相当于认可科幻是小众团体。

后面我们几个初创小伙伴毕业离校或是进一步深造,在被科研和工作摩擦后协会就搁置了,欣闻现在又办起来了,希望能越来越好了,其实还算有联系的就是周蓉她们江师大的几个还有我们几个初创的,认识的校外的好多都断了。

河流:科幻协会给您带来了什么?

冯乐:那时候移动互联网并不如现在发达,也没有现在这么丰富的社群媒介,联谊会能广泛的把高校组织起来很不容易,让小众文化在校园拓展,至少在我当时看来是让这个土壤不至于消亡,知道原来喜爱科幻的不只有我;也不只是成都《科幻世界》杂志社;就在身边,也不只在身边……

联谊会对当时我而言相当于《科幻世界》的存在,借着这个契机找到一群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做了一些有意义和有意思的事,这些生涯规划外的事现在想来还是很有意思。

河流:最早接触科幻是什么时候?

王瑞:对科幻产生兴趣大概要从小时候看地摊文上的外星人、百慕大三角之类的事物开始算。系统接触科幻大概是从2014年上高中时开始的,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科幻世界》杂志还有在那年上映的《星际穿越》,这三者共同为我打开了科幻世界的大门。

河流:在天文学社下面挂一个科幻部的想法是怎么想到的?创建一个校级独立科幻组织会不会有很多实际困难?

王瑞: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我选了几个目标院校,想着哪个学校的科幻协会比较厉害,就把哪个学校放到第一志愿,可能是当时信息比较闭塞,当时我了解到的几所高校都没有科幻协会,而中国矿业大学有天文学社,还算接近科幻,最后就把中国矿业大学放到了第一志愿并被录取。

到了大学,我对科幻的热情并没有消散,大二时我当选了天文学社的主要负责人,于是就开始着手创建科幻协会并试图将其发扬光大。但是后来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不利于科幻协会的创立。

2018年,王瑞撰写的天文学社科幻部拟成立申请书
2018年,王瑞撰写的天文学社科幻部拟成立申请书

最初我组建了一个科幻交流群,群成员有一百余人,但后来由于个人原因未能投入精力去经营和维护,于是就不活跃了,没过多久我就把它解散了。后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个人在天文学社也有了更强的话语权,时机成熟,于是正式挂靠天文社成立了科幻部。

创建一个独立的协会并不算难,但协会自身生存可能较为困难,用一句老话说就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发展和传承是协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河流:科幻部最开始做了什么活动?有没有保存有一些照片和资料?

王瑞:首个正式活动是2018年12月21日举办的《流浪地球》读书会,策划期间得知《流浪地球》电影定档的消息,就顺便在活动中加入了电影展望环节。

后来陆续举办了几次类似的活动,比如《北京折叠》读书会等,反响还不错,算得上成功。资料照片都保存的很完整,活动结束之后,我会整理所有资料,打成压缩包上传到群文件里,这个习惯也被继任者传承了下来,因此科幻部的主要活动都有完整的资料保存。

河流:卸任后还在关注科幻吗?

王瑞:关注的确实不如以前多了,但科幻已然影响了我的一生。毕业前择业时,我本来可以去年薪20万+的互联网公司,但最终还是辞去了这份工作,来到一所高中当物理老师,这其中至少有50%的因素受刘慈欣老师的小说《乡村教师》影响,读完这篇小说,我感觉心灵都受到了洗礼。

河流:科幻部给您带来了什么?

王瑞:认识了很多同样为科幻魅力所倾倒的朋友,我个人的组织策划能力也得到锻炼,创立和经营科幻部也能带来快乐,如今看到科幻部得以传承下去,我感到很欣慰。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787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8日 上午9:24
下一篇 2022年4月19日 下午8: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