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小鸮(18级,现任负责人)
粥粥(15级,19级研究生)
毛毛(15级,19级研究生)

时间:2022年3月20日下午15时

文稿整理:河流

涉及问题

1. 最早是怎样接触科幻的?
2. 加入、接手科幻协会的想法从何而来?
3. 办了哪些活动,哪些事情或人令您印象深刻。
4. 有没有和其他社团做过联谊。
5. 协会现在的现状如何?
6. 幻协被注销的原因可能有哪些?
7. 有没有希望在不远的未来重新将社团成立?如果可能,您想对这些重建社团的新人们说些什么
8. 科幻协会给您带来了什么?

河流:三位南京大学的前辈下午好。今天邀请三位来是想谈谈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最近几年的一个情况,同时也想了解其在2019年可能存在的注销原因。流程是我先提出问题,三位前辈轮流回答,有其他的疑问也可以另外提出。首先进入第一个问题,大家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科幻的?

毛毛:我接触科幻是小学一年级,《365天睡前科幻故事》。

小鸮:我也是小学,也是那种故事合集。

粥粥:我对科幻有意识的时候可能要追溯到进入高中之前。

河流:第二个问题,前辈们当年加入科幻协会或者接手科幻协会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毛毛:因为喜欢科幻,没什么其他感兴趣的社团。

小鸮:翻阅社团手册时发现有这么一个兴趣社团,既然有兴趣为什么不加入呢?

粥粥:我这边要曲折一点。刚进南京大学时并不知道还有科幻协会存在,可能当时社团的曝光率有点低。一开始我没有特别奔着科幻这个大类别去找,当时建了一个群,在学校表白墙之类的公共平台问有没有人看《神秘博士》或《火炬木小组》的同好,找到后就把他们拉进群。

大三的时候科幻协会社长换届,郭建豪上任,他在QQ空间转发协会消息后我才知道他是我院里的直系学弟,才知道这个社团还活着,接着我就带着整个群投奔,被收编进科幻协会,这样我才进到了科幻协会现在的群里。

毛毛:我是2015年加入科幻协会的,当时来南大这边搞竞赛培训时看到科幻社在贴海报。

河流:粥粥当时刚加进去的时候,从感受上说社团情况怎么样?

粥粥:我加进去的那个好像还可以,各种奇奇怪怪的话题,那句经典的“在科幻群里你甚至可以聊科幻”,所以我们绝大多数情况聊得比较杂,也不全是科幻。科幻协会当时也是处于正常运行的状态,我作为普通社员交了社费,当时还能交社费,现在不行了。交费后看到当时的管理成员在做活动,线下会也会组织一些观影,就跟着去了。

小鸮:我是加入最晚的,2018年才进来,当时的印象是科幻协会不是特别大的社团,但是群里还是蛮热闹的,也确实一直聊得很杂,也是协会注销前的最后一任社长,严格意义上说就是换届到我的时候出了问题,相当于我的正式上任手续刚跑一半社团就注销了。这个事情粥粥应该也比较熟悉,当时主要是一些外在的原因,学校对社团注册收紧,挂靠这些要求提的比较高。

粥粥:一方面挂靠学院有难度,另外社团性质也可能有一些关系,可能跟一些事情有关系,挂靠的学院会有一些忌惮。首先要找一个院系允许社团挂靠,指导老师原则上也得从那个院系出,社长也得是这个院系的,全部捆绑在一起,目的是为了方便管理。郭建豪是物理学院的,但有没有挂在那里也不太清楚了。

毛毛:再往前挂在一位教地理课比较厉害的老师,也辅导过前社长,和辅导员比较熟一点,一直到我这届都挂在那边。2015年的时候我不是社长,又没有其他匡院的人,他们就不让挂了,但下一届社长叫徐洞天,他是匡院的人,很快就同意挂了。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2016年招新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2017年,南京大学科幻协会招新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2018年,南京大学科幻协会招新

小鸮:我们当时换届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存在,我是信息管理学院的,副社长是人工智能学院。我们当时找过去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是,这个协会跟我们有关系吗?也没有跟哪个老师有特别好的关系,或者跟党委有特别多的交流。

一开始就出了问题,再往后从院系的方向去找,比如去找文学院,我们管理层没有文学院的人,他们不愿意接收;之后又去找另外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的老师,他表示愿意挂指导老师的名字,但又涉及到另外一个学院,所以捆绑起来想满足全部条件特别麻烦。

粥粥:挂靠规矩实质上并没有提出非常细节的东西,明面上也没有太多的限制,但实际执行的时候,每个院系为了方便管理,就会要求你这样,尽管明面上他不会说。

校团委的这个规矩实际上是把这个社团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分摊到各个院系,然后各个院系党委是显然是不乐意这样,就倾向于去找对自己而言风险最小的那种方式。我记得当时我们把能翻的都翻了一遍,艺术学院想过,哲学系搞科幻的老师也想过。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小鸮:我感觉更多可能还是熟悉度,如果你之前一直都挂在这里,他们可能还愿意继续让你挂下去,其他的一些社团挂在我们学院这边,其实之前联系就比较紧密,但假如是中途找过去就很麻烦。印象比较深的是文学系,直接告诉我们只给在他们院建立的社团挂靠。当时十分绝望,文学系已经是我能想到和科幻最接近的一个院系。

河流:大家加入科幻社团后,在社团还没有注销的那段时间(2018年)有办哪些活动?

毛毛:注销前的最后一年其实是我们活动办最多的一年。当时组织看《爱死机》那次氛围特别好,来的人也很多,可能确实因为拍的比较有趣,所以讨论氛围也比较热烈。当时和八光分也办了一次活动,合作请了墨熊、糖匪、宝树,他们来我们学校讲座,还有索何夫。那学期还有有海因莱茵的主题征文,不过投稿的只有两三个。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的讲座活动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21日的讲座活动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的讲座活动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21日的讲座活动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的讲座活动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2019年4月21日的讲座活动

 

2014年的时候社团其实已经接近名存实亡的状态了,感觉2018年马上就要复兴,又忽然在2019年注销了。当时我也在想,活动规模办起来了,《流浪地球》又上映了,感觉形势一片大好,结果社团注销了。后面怎么注册都没办法通过,所以疫情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在组织看电影,疫情来了之后就啥都干不了了。

粥粥:线下交流特别重要,线下见面关系会牢固一些,天天在线上摇骰子肯定不行。因为当时有线下活动,老成员基本已经淡出群聊,这就像毛毛可能刚刚从实验室出来,参加我们这场对谈一样。

毛毛:没有,我只是在实验室打扰别人。

粥粥:我还在床上,这几天太累了。忙起来后基本上也不太参与大群了,小圈子就这样。

小鸮:2018年我进来的时候,感觉老人有一批可以水群,新人也有少数几个水群比较热情,但只是加群的一小部分,你缺少线下这样一个环节的话,对社团而言就很难维持下去。

粥粥:你说的这个就是比较正常的现象,特别是迎新后的场景,关键是后面的活动怎么样,能不能把人给固定下来,把圈子固定下来。最缺的就是后面的那节,导致后面慢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就相当于低功耗状态。

小鸮:今年会留在南大读研,假如不在南大我会更加着急,假如去了别的地方,那这个社团这个群怎么办?强行让给大海吗?还是交给毛毛或者粥粥?如果我要传的话,肯定会传给学弟学妹哪些新人,毕竟读研读博就更忙了。

粥粥:深思原先是西南大学科幻协会的,常年在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群活跃。我是在Ingress游戏群认识的他,他当时说要考到南京大学来,后来确实来了,感觉他们活动还挺靠谱。

毛毛: 川渝那边确实氛围浓郁浓郁,主要他们是正规社团,你看我们群里水群的博士生都要毕业了,要不人都已经走了,比如说朱云昊,他上班了指不定以后就是杰出校友。

河流:最后那段时间还有没有和其他科幻社团做过联系?

毛毛:和药科大学有过活动,南工大有个搞科幻的付昌义,拉了一个南京高校科幻社团群,但基本上没啥消息。

京津冀高校科幻联盟还聚会,我没关注过参与率怎么样,但至少他们都都坚持办了下来,可能是南京鸽子太多……我个人也比较社恐,这种大串联活动可能不太不怎么想去。

小鸮:记得我收拾社团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其他大学的徽章。最近有一个新群把我拉进去了,他们好像计划在五一搞一个串联,但是因为疫情原因估计很难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粥粥:这么一想,近几年线下比较大的南京地区科幻活动,好像只有这样一个电影节了。高校这么多,还刚套上“世界文学之都”的帽子,偶尔还会有科幻电影节,但社群性的就是搞不起来,电影放映是在城内各种电影院里组织的。

没有线下活动哪个社团都难办,疫情不让聚集,在这个形势下注不注册问题都不大,与其说是停滞状态不如说是低功耗运转状态,后面指不定还有可能冒头,现在整体就一个QQ群在运转。

注销前可能没啥印象,反倒是注销后群友多了起来,再早之前好像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幻协会的白书旭。他是活跃比较久外校成员,当然还有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的机器人小星。

河流:科幻社团给大家带来了什么?当然可能这个时间还是比较短。

毛毛:主要是通过群友的案例得到了更多全新而诡异的兴趣点,比如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和群友安利炼金术,此外还能接触各种各样的亚文化圈子。

小鸮:主要是收获了很多水友。

粥粥:每次都会发现新大陆,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找到这些奇奇怪怪的设定。从最开始组建《神秘博士》观影小群到现在为止都还比较满意,进入科幻协会后,好像是有一次组织看过,也算是安利出去了,发展了几个新下线,不过后来编剧不太给力,好像没那么精彩了。再往后就失去了安利的动力,所以把前面的又看了一遍。

感觉看《火炬木》的人好少,也许是资源不好找的关系。不过总体来说,我当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小群到现在还没解散,但群友基本已经毕业了。

最主要还是自己喜欢的电影能分享出去,还是比较开心的。

河流:大家有没有尝试了解过南大社团就是科幻社团过去的一些事情?

毛毛:之前感觉研究生和博士参与社团的欲望很低,但这两年研究生和博士生参与学校社团的频率逐渐高了起来。比如乒乓球协会以前的话只有本科生比赛,现在加了研究生一起打。

好多的老社长都是出自天文系,最早2010级的社长好像就是天文系的,2017年百团的时候还来过一次,跟我们合影,后来就没出现过了。记得去年摆摊的时候看到刑社和一个学姐一起来,那个学姐也是老社长,然后还有另外几个我感觉也都是比较熟悉的。

我入学的时候2010级的老学长还在学校,但完全不参与活动了。另外一个2012级的学长朱朝乐比我大几岁,是比之前这个学姐还老的一个社长。2013级社长连续当了两年,2012级社长是一个维吾尔族人,名字很长。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粥粥:最近的一次是许思成先提出要考一下古,做了一个Excel版本的编年史,后来2020年中旬有人突然问了一下会刊《白岸》的问题,大家就开始到处找《白岸》,没想到找到之后发在群里文件太大,是临时文件,所以2021年河流进群的时候我们又找了一次。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2018级成员许思成整理的《幻协编年史》

河流:《科幻世界》微博上有一条,2010年南京大学科幻协会社长去杂志社拜访,《白岸》的提名就是由姚海军老师写的,不过在这之前他们还做了一个刊物,在那一次拜访的时候一起送给了杂志社,大标题是《这,就是我们》。

南京大学科幻奇幻协会历史三人谈

粥粥:这个我也是看河流考古后才发现的,之前完全没听说过。

小鸮:社团文件里2015年以后的照片资料都还有,2015年以前就特别散了。

粥粥:但现在社团也不好建。A社团原本应该在2018年转正,结果出事情被打回地下了,当时还跟社联闹矛盾,一直注册不成功,一方面首先下半年不允许成立社团。然后是发起注册需要20个人,记得之前只要10个人就行,况且绩点GPA要求必须是前30%才能担任社长,这对小社团而言太难了,后来好像改成前50%了。

大社团基本上属于那种表演性质或者竞技性质比较强的社团,能够有指导老师,可能是真有指导意见。我们这种小社团,除非南京大学哪一天成立一个未来学院,那就好挂靠了(笑)。

毛毛:从招新上来说,新人在鼓楼校区对我们是有利的,如果在苏州校区的话,那就只能让苏州校区自己搞自己的。

粥粥:反正下半年看看社团是啥情况,现在已经3月份了,到时候说不定会给社团带来巨大冲击。据说会有缓冲方案,不知真假。

如果他们去苏州校区搞,那肯定是另起炉灶,去鼓楼校区和仙林校区还能互通一下。我在隔壁社团已经开始准备筹备社团手册了,就是不论你呆在哪个校区,拿手册都可以自己另起炉灶,按照模式复刻一个社团出来。

河流:你们认不认识子周?感觉他还挺热爱科幻的。

毛毛:认识,他刚刚毕业,2017级的,最开始很活跃,但是后面有一段时间非常忙,所以临近毕业的时候主导办了一场活动。当时我们是以其他社团的名义办的活动。

小鸮:一起合作的是B协会吧,协会完全是院系撑着续上去的,只有名义没有实体。他们没有管理层换届,也没有社员,去年的时候管理层是他们辅导员直接抓了个人来当。那个社长就是我朋友,他之前完全没接触过那个社团,直接被抓来的。

粥粥:C协会也被注销了。D协会协一直没有注册,一开始就没注册过,所以他们一直不在名册上。他们可能是那年试图转正但没有成功,可能和老师不在校内有关系,咖啡协会被注销比较奇怪,他们原先是注册的,2018年风口浪尖的时候他们正好是在风口的几个社团之一。

小鸮:那其实总结下来,我们学校有很多地下社群在苟延残喘。现有的注册制度对小社团和兴趣类社团是很不利的。接班人就不能保证,还要考虑条件和院系等等,拿去注册也不是,地下社团想宣传名头上也不对,夹杂在一个很痛苦的状态。

粥粥:你可以去对比一下。有件事我一直想做但一直没有空做,就是把2018年到现在为止每年的社团注册数量拉起来对比一下,做一个统计。据我目测,整体社团数量以每年五个的速度递减,现在可能勉强能维持在100个团体。在规模上,明年可能就不到100个了,整体上趋向大社团,全是那种同质化严重的那种,比如足球、篮球、羽毛球。

河流:基本就是这些问题,感谢三位前辈抽空来参与讨论。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696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上午9:55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8:0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