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学科幻协会创社口述史

受访者:
毛浩然(协会首任社长)
曾连端(协会首任宣传部部长)
栗时博(协会首任活动部部长)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3月28日

山西大学科幻协会
山西大学科幻协会2018年招新
2019年3月在书店
2019年3月在书店
山西大学科幻协会
山西大学科幻协会2019年换届

河流:前辈们最早是怎样接触科幻的?

曾连端:最早应该是高一的时候在旧书摊淘到两本03年的《科幻世界》,从此入坑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如果像《哆啦A梦》《超人》也算的话,那应该可以追溯到小学。

毛浩然:我爸在小学三年级买了本《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后面接着看了《海底两万里》,算是第一本。后来五年级那会他在地摊上买了本《小灵通漫游未来》,我也因此正式接触到了科幻小说。

栗时博:科幻,即科学幻想,其涵盖范围是非常广的,不仅仅是小说电影等,凡是与科学幻想有关系的产物,都可以称其为科幻。以此概念来算,日本的一些特摄作品也可称其为科幻作品,且其中有一些获得日本的科幻奖项“星云赏”者。我最早接触的科幻类型作品是日本特摄作品,即获得“星云赏”的《迪迦奥特曼》和圆谷公司的奥特曼四十周年纪念作《梦比优斯奥特曼》。此后初高中时期有接触到凡尔纳的作品,以及刘慈欣先生的《三体》三部曲和国内一些具有科幻元素的动漫。此后又自己阅读了阿西莫夫的作品和国内其他科幻作家的作品。同时对于科幻电影、日本特摄作品仍然一直在看,这个爱好我认为可以说是一个生活习惯了。有时我自己也会写一些科幻方面的点子和一些科幻类型作品的分析发在协会的群里给大家分享。

河流:创办科幻协会的想法从何而来?能否具体讲讲创办的历程。

曾连端:大一(2016)的时候在天文协会群里闲聊,聊起星空,聊起宇宙,难免涉及科幻话题,然后炸出一群科幻爱好者,后来便建立了讨论组。但是眼看着四川大学科幻协会搞得风生水起,久仗天文协会讨论科幻话题,终是少了些归属感,亦非长久之计,于是有人就提出成立社团。

成立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挂靠的问题,我记得当时本来想挂靠在物电学院,但是因为跟学院团委老师不太熟,而且物电学院下属也有了天文协会,所以未能通过审批,后来又准备挂靠文学院,但文学院也有数个社团挂靠,综合考虑后我们决定挂靠在历史文化学院下,之后就是答辩等过程,创社会长毛浩然应该记得更清楚一点。

毛浩然:最早是被山西大学天文协会的一群科幻同好拉进了他们的一个QQ群。在里头聊天时逐渐有了这么个想法,因为人家可以办天文协会,我自然也可以办个科幻协会嘛,再加上老是占着人家的群也不是个事。虽然最后这个群就一直被我们搞科幻的占领到了现在……

栗时博:在大学期间创办一个科幻社团这件事我其实一开始是没有想到的,因为学校有一个天文协会,并且据我了解很多学校天文协会也有科幻类部门,所以一开始我是觉得可以直接在天文协会下面开展相关内容的,后面大家讨论还是认为单独成立一个社团更好,此外在社团创立期间本校的天文协会也给予了不少的支持,社团成立后我们与天文协会也是经常互相参加社团活动。由于已经毕业,很多事情已经慢慢没有印象了,并且我认为较为重要和意义重大的活动都是在我毕业后举办的,比如邀请科幻作家给我们开讲座等,很高兴能够看到自己参与创办的社团慢慢发展起来。

河流:协会创建之后办了哪些活动,哪些事情或人令您印象深刻。

曾连端:办的活动还是蛮多的,星霜杯征文比赛,赠书征集书评,冉爷粉丝见面会,图书借阅,周末观影,甚至好像邀请了大刘?

创办之初,协会一穷二白,也没啥资源办活动,记得当时开展的第一次活动应该是写书评赠书活动。我比较清楚地记得,外联部的同学很给力,联系到了微像文化,他们想让我们帮忙宣传新书《未来镜像》,我们也想面向全校宣传一波,吸引更多爱好科幻的同学加入,所以活动就这么顺利办出来了。

毛浩然:活动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招新活动,也就是俗称的百团大战。

2019年那年百团大战前,我去社联抽签抽到了1号摊位,就在所有社团排列的最前面,吸引到了不少科幻爱好者和有兴趣来了解的人。本来以为自己题目很难,但还是有人成功答对了几乎全部,拿走了最好的奖品。
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也愿意和我们交流,问问我们这是搞什么的。就感觉科幻文化那时候还是很有希望的,当然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当年年初《流浪地球》电影的上映。

河流:科幻协会给你带来了什么?

曾连端:一群朋友、两个世界和三分慰藉。

毛浩然:带来了一群同好,一段匆忙有意思的时光吧。

栗时博:我认为科幻协会给我校的科幻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而创立的时候恰好有需要这个平台的迫切需求。创立社团的过程说实话由于我同时期在其他社团做负责人,且有相应的任务,所以创立社团的时候我的参与度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做的事情比较少,这一点是很对不起其他几位创始人的,让他们分担了不少工作。这个社团的创立最直接的作用就是给我校科幻爱好者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属于从无到有的过程。我相信后来的社团负责人有能力把社团做强,因为科幻属于一个相对来说非常小众的爱好,我们不奢求多大的规模,但求不失本心,问心无愧。

河流:感谢前辈们抽空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676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9:10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上午10: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