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美术学院科幻艺术协会创社社长李爱玲

在2022年1月10日发布“高校科幻社团全家福”后,无意间联系上中国美术学院科幻艺术协会的创社社长李爱玲,故进行了一次访谈,这也解决了之前的一个困惑——为什么只有中国美术学院科幻协会换届周期是3~4年一次。

受访者:李爱玲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1月10日19时

河流:您最早接触科幻是什么时候?
李爱玲:这个历史还蛮久远的,从小喜欢艺术,喜欢星空。2003年在邻居家看到《科幻世界》上刊载大刘的《光荣与梦想》后入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喜欢刘慈欣、柳文扬还有香水。
因对艺术的喜爱从而对《科幻世界》每一期的插图如数家珍,最喜欢的插画家是张晓雨,其次是梁科栋,也因此一心想考中国美术学院。2008年从画班助教口中打听到美院没有科幻社团,那时便产生了一定要考进去建立一个的想法。

同年认识小追(江泓毅),在科幻群发信息说自己想考国美建立科幻社后联系的我,我们也就因此认识了。他是苏州工艺美术学院科幻社创始人,应该是中国最早的美术院校的科幻社,很可惜他毕业后新人没能维持下去。
自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我们都一直保持着非常好的友谊,他就像哥哥一样,在我考上国美后为建社提供了很多资料和帮助,最后历时半年多的审核,中国美术学院科幻艺术协会在2011年3月23日被批准成立。
本来我想走科幻插画的路,但国美人才济济,受限于水平改进了摄影。

河流:为什么想到要创立科幻社团,这与您选择的专业有关联性吗?
李爱玲:创建过程中没有遇到困难,一直是各路人出手相助。考上后在认识小追的群发消息告诉大家成功考上了,问问要建科幻社谁能够帮忙,随后浙江大学科幻协会社长姜振宇与我联系提供了不少资料,我们成立后便联合成兄弟社团。

相对于申请的不容易,最麻烦也最好玩的是寻找美院的科幻迷。第一波创始成员是在新生见面会主动上台献唱时找到的,五音不全的我就为了说那句“我是谁,等下要建一个科幻社团,希望科幻迷们来5班找我。”
通过这种方式,我找到了8个同学作为创始成员;而英语老师因多提了几句科幻便成了我们的指导老师;我的班主任是在美院最早把“科幻”做为艺术课题的老师,而这个课题目前是整个美院的主流。
那时网络环境远没有现在便捷,发展会员基本全靠打听。一年下来在校与毕业的加起来居然有104人,其中有个毕业好几年的学长萧雨杭还帮科幻世界杂志社做过志愿者,尽管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但我们关系很好。

协会主要创始成员毕业合影
协会主要创始成员毕业合影

河流:协会在创建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或值得说道的事情。
李爱玲:第一年先张罗纳新同时进行各种走访调查,在学校张贴海报,在图书馆的科幻书里塞纸条,组织过不定期观影会,组团去参加浙大科幻社活动,组织听科普讲座等等。

河流:创建后的第一年办了哪些活动,有没有和朋友协会联谊?
李爱玲:最近几年科幻协会在指导老师于朕的带领下发展的比较好。2020年,在中国美术学院主办的第一届青年艺术周,我们作为唯一一个社团单位单独做了展览,题目为《再生园冶—中国美术学院科幻艺术协会10周年艺术展》,后来又主办并协办了许多学校层面面向社会的论坛与讲座。如今科幻艺术在美院已成为主流艺术,我不知道协会与学校的科幻艺术能发展到那里,期望的是每十年能做一个大型展览。

十周年合影
十周年合影

河流:为什么中国美术学院科幻艺术协会是3~4年才换一次届?
李爱玲:美院人口基数本来就少,每年新生就2000人左右,这里面筛选出科幻迷人数就不会太多。而且艺术家很多都有自由的心,很多专业又是相当辛苦的,能适合做协会管理工作的少的可怜,所以换届不会很频繁,一般直接干到毕业,能当社长的都是对科幻协会有着真正热爱的人,所以我们协会内部凝聚力还相对可以,比较容易交成朋友。

河流:您是什么时候卸任的?卸任后科幻协会的日常活动转变成什么样子了?
李爱玲:2013年卸任,但新社长选得不太合适,协会差点注销,因为他专业太忙了。

2021年新加入了一位指导老师曹澍,也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新的社长是建筑学院的王浩臣,新的纪元应该会开启吧。我们不太管理网络上的平台,能停的基本都停了。一直到现在,历届成员毕业后从事科幻艺术相关工作(如策展人)的也挺多的。由于电脑损坏过,协会的早期资料因此丢失了。

河流:感谢您参与本次访谈。由于电脑损坏过,协会的早期资料因此丢失了。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18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