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荡的廉租房

空荡的廉租房

作者:王剑剑
责任编辑:银落星

深夜的廉租房里即将上演活人消失术,敬请期待。

左诗从噩梦中惊坐起身。他搓了搓脸的工夫,噩梦的内容便已然被忘却了。

床距离放着空杯的电脑桌只有一米;电脑桌距离灶台上的水壶只有两米。左诗挣扎了一下,觉得自己没到渴得受不了的程度。他躺下来,试图再次入睡。然而他的脚底板开始钻心的痒,越挠越痒。

左诗索性起来打开电脑浏览新闻。

“贫穷人口数量逐月下降……”

“人类基因秘密再得突破,人类寿命有望延长至……”

“本市多人失踪,引发群众不满……”

“垃圾堆积成山,找到解决方法迫在眉睫……”

都是一些与自己无关的消息。左诗常年呆在这间狭小的廉租房混吃等死,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事件就是外卖机器人意外损坏。

突然,与左诗有关的消息从电脑屏幕左下角跳出来:“房屋管理小助手提醒您,您所居住的微型经济间已经欠费。请您尽快缴费。”

欠费?左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房租余额明明还剩一天!他气愤地打开电子邮箱,然后愣在那里。未读邮件的加粗字体如此刺眼:“即日起房租上调。”他就像使用过的充气女友,被放掉全部力气。

左诗看了眼时间,硬着头皮拨打语音通讯:“喂?王哥,您睡了?”

王哥骂道:“你有病吧?现在是凌晨两点!”

“王哥,对不起……那个,您能把这个月的稿费提前一天支给我吗?”

“梦游呢?”

“喂?王哥?喂?”

语音通话界面消失,电子邮箱界面重新出现:“即日起房租上调。”

一天,就差一天。如果不能在十小时之内将欠款缴清,自己就会被扫地出门。房屋管理小助手照章办事,可没法似从前那样向自然人房东撒娇求情了。左诗起身打量着自己住了几年廉租房。它狭小,昏暗,老旧。可是离开这间蜗居,左诗又能到哪里去呢?

左诗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让他心情烦躁起来。连垃圾桶里的食物残余也开始用腐败的气味抗议。它们迫切地希望离开左诗贫穷的家,去往应该去的垃圾桶里。那就成全你们!左诗愤恨地想。

月光下的小区有些冷。左诗回头望了望高高的廉租楼。密密麻麻的窗口如蜂巢,整齐得让人难受。左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满腔黑暗的窗子,左诗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看见邻居们了。画漫画的小洛,做视频的阿瓦,玩音乐的银子……这群不顾一切的追梦人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外卖机器人来廉租楼的次数减少,小区里的垃圾桶也几乎空荡荡的。难道他们都发达了,随即搬走了吗?或者他们也像自己一样陷入财政危机,被扫地出门了?左诗恶意地猜想着,心里升起一丝快感。

“你是什么垃圾?”垃圾分类监督机器人尽忠职守地问。

“厨余垃圾。”你才是垃圾。左诗这样想。

“垃圾分类小助手提醒您,请务必认真分类。垃圾处理厂采用新型处理技术,如果不分类……”

左诗已经走远了。他的脚地板又开始痒,实在无法站在一个地方很久。况且有谁会在半夜丢垃圾的时候,仔细听机器人毫无感情的唠叨呢?

左诗回到廉租房,坐在电脑前面打开文档开始发呆。诗歌、散文,自古以来承载着人类情感的体裁,不再是人类的专利。并不奇怪不是吗?不需要“诗以言志”,也不需要“文以载道”。人工智能尽心尽力地将方块字排出韵律,震撼着每一个自然人读者的大脑。生产出的作品好像总能直接戳中人类大脑中快乐的开关。自然人写手的作品被贴上“人类制造”的标签,作为人工智能作品的配菜,填充市场。

左诗看了看表,还有8个小时。自己无论如何也凑不齐最后一天的房租了。他开始打包东西。他放弃了,继续坚持下去毫无意义。最后一天的房租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与其被扫地出门,不如自己提前搬出去,至少留下些尊严。

东西不多,左诗便又坐回电脑之前。新闻还在不停地刷新。

“垃圾处理厂突然关闭,民众发问:垃圾怎么处理……”

“人造分解者问世!生物史上的奇迹……”

“24岁百万富翁:年轻就该闯一闯……”

“65岁老汉上大学:追梦从来不晚……”

左诗愤怒地关上显示器!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24岁的年轻人可以追梦,65岁的老人可以追梦,那30岁的中年人呢?人生仿佛有两条竖线,把中年夹在当中。中年是绝对值,绝对不能出现负数——社会的负数。

左诗躺回了床上。这可能是他在廉租房睡的最后一觉了。

可他又做噩梦了。他梦见房屋管理小助手用机械眼盯着自己,毫无感情地说:“小助手提醒您……小助手提醒您……”

“我不租了!”左诗在梦中大喊。

“提醒您……提醒您……提醒你……”

左诗面前突然出现一张陌生的脸。是房东,或是左诗的爸爸。脸冷着面孔对他大吼:“你不交房租,那就呆在廉租房一辈子吧!”

左诗不理解脸的逻辑。永远呆在狭小的廉租房中算是一种诅咒吗?

垃圾分类小助手问:“你是什么垃圾?”

痒!左诗被脚底板的痒惊醒了。痒又变作了疼。疼痛的感觉从脚心迅速蔓延到了小腿。

左诗睁开眼睛,惊恐地看见那一团乳白色肉球蠕动着,紧紧地裹住自己的整个右腿!左诗嚎叫起来,嚎叫声好似待宰的肥猪,在狭小的廉租房里回荡。他用枕头砸向肉球,将它打得四溅开来。沾到他手背上的肉球颤抖了几下便膨胀起来,裹住了他整个右手。

左诗再也不能用鼠标了,他的手不见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迅速飙升,廉租房里从来没这么温暖过。

左诗在房间中翻滚,尖叫,打碎了水壶,撞坏了电脑。

很快,左诗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他的下半身已经完全不见,整条右臂早被分解成他叫不出名字的无机物。他身体的生物能被肉球大口吞噬。

左诗虚弱地睁开眼睛,他看见吞噬了自己双腿的大肉球滚到了一边,留下小肉球继续啃食自己的上身。他仿佛看见大肉球咧开嘴嘲笑自己,问:“你是什么垃圾?厨余垃圾?”

廉租房变得空荡荡的。廉租楼变得空荡荡的。

不过廉租房不会空荡很久,总有贫穷的追梦人愿意住进来的。

© 本文版权归 王剑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王剑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4180

(2)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下午12:07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上午11: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