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猫丢了

我家的猫丢了

作者:墨鱼
责任编辑:银落星

遥远偏僻的西部小镇,身材火辣的妙龄女郎缠上了老当益壮的孤胆警探——只因为一只走失的猫咪。

呼哧、呼哧、呼哧……

老旧的吊扇费力地甩动着扇叶,试图在沉闷的空气中搅出一丝丝清凉。

午后的骄阳肆无忌惮的挥洒着光与热。一缕纤细的阳光顽强地从窗帘的破洞中钻出,投射在房间的一角,让本就沉闷的房间倍添炎热。

这是一栋年代久远的老房子,房间的正中摆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办公桌,桌面上的文件杂乱地堆积在一起,一双交叠的牛皮靴惬意地搭在桌沿,它们的主人此刻正舒服地缩在椅子中用宽檐帽盖在脸上呼呼大睡。

房间的角落里不时传出一阵阵枪声,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正全神贯注地捧着手机忘乎所以地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

布兰德——这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西部小镇,远离了现代都市快节奏的纷扰,似乎仍停留在上个世纪。这间老旧的房子就是小镇上唯一的警局,而房子里的两人正是小镇上唯二的治安官。

“好无聊啊!”年轻的警员结束了一局游戏,趴在桌上发起了牢骚。

似乎是从好梦中被搅醒,威尔警长挑起宽檐帽的一角瞥了一眼年轻的警员:“无聊就去外面办案,别打搅老子睡觉。”

“每天都是些找猫找狗的案子,我的警生正在虚度。”年轻警员把脸埋在桌子上继续抱怨,“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真正的大案子。”

“大案子?”威尔抓起宽檐帽丢在办公桌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什么叫‘真正的大案子’?”

“银行劫匪!入室抢劫!”

说到这里年轻警员兴奋了起来:“我们经过缜密的调查掌握劫匪的行踪,然后找到他们的老巢,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成功抓获歹徒!想想就很刺激。”

“唔,也许劫匪会出现的——如果他们从镇银行里抢到的钱够支付路费的话。”

年轻警员顿时就蔫儿了,只好重新拿起手机去游戏中寻找刺激。

是的,在这个只有两千多人的偏远小镇上,邻里之间的口角就已经是大案了,偶尔上升到肢体冲突那就是十分不得了的事情,会成为小镇接下来一周的主要谈资。而两位治安官接到的最多的报案内容就是谁家的猫丢了或者是谁家的狗丢了。

“吱呀。”

生锈的铰链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这个时间人们都躲在家里避暑,谁会跑到警察局来凑热闹?

“您好,我来报案。”

来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带着厚厚的黑框眼镜,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褂,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你要报什么案?”年轻警员头也不抬地问。

“那个,我家的猫丢了。”

听到这里威尔不禁叹了口气,也不起身,懒洋洋地抬起一只手指了指门口的桌子:“那里有表格,自己登记一下,然后回家等着吧。”

“可是,这件事挺着急的,能不能现在就……”

“不能,”威尔直接打断了报案人的话然后用力瞪了他一眼,“看不到外面火辣辣的太阳吗?这大热天的你让我们出去给你找一只猫?!”

“嘭!”

“谁说不能?”

这次,门是被踹开的。

威尔腾地一下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旁边的年轻警员也被吓了一跳,手上一滑——“game over!”

伴着蒸腾的热气吹进房间,一道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威尔怒目圆睁地瞪着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这里是警察局,女士!”

“当然知道,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

漂亮的女郎毫不示弱地瞪着威尔,同样一字一顿道:“我来报案!”

身材火辣的年轻女郎穿着一身黑色的短款皮衣,金色的长发简单地束在背后,眉眼间透着淡淡的孤傲,有一种独特的风情。感受到年轻小警员的目光,女郎冲他挑了挑眉毛,惹得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警界老混子,威尔自然不会被一个小姑娘镇住,他又缩回办公桌后的椅子里,恢复了慵懒的模样:“填表,等哪天凉快了会去帮你找的,如果你的猫还没有逛累了自己回家的话。”

“哦?”年轻女郎玩味地看着他,从紧身皮衣的胸口掏出一只粉色的手机。

威尔最终还是和年轻小警员一起开始了顶着大太阳找猫的工作——年轻女郎只是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递给了他,电话的对面是他的顶头上司,而那个糟老头的命令只有四个字:“全力配合。”

“该死的小娘们,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威尔一边抹去额头的热汗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道。

与此同时,在小镇郊区的某间居民楼里,马尔斯正躺在床上,迎着灯光仔细欣赏着手上精美的饰品。看着那圆润的曲线和明亮的色泽,马尔斯露出迷醉的表情。这是一颗极为珍贵的猫眼石戒指,通透的金绿宝石中间凝练出一道深邃的狭缝,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枚戒指来自一位身材曼妙的年轻女郎,马尔斯和匆匆赶路的对方在小镇街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碰撞,这枚戒指就落到了马尔斯的手中,真是轻而易举。

充当戒面的猫眼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颗不可多得的珍宝,至少价值五位数,不,六位数。戒托却不同于常见的打造手法,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材料,无数简单的线条在细小的圆环上勾勒出无比复杂的图案,像极了科幻电影中的环形飞船,机械感十足。

暴殄天物——这是马尔斯仔细研究了戒托后给出的评价。这么名贵的宝石偏偏配上了一个如此风格诡异的戒托,打造出这枚戒指的珠宝设计师一定是个脑子有病的家伙。或许把猫眼石拆下来卖更值钱一些,马尔斯一边想着一边摸起床头柜上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Cheers!

在酒精的作用下马尔斯很快进入了梦乡。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似乎置身于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

“唔,天黑了么,我记得睡着的时候好像没有关灯。”

马尔斯脑袋还有些迷糊,他试着撑起手臂,想要坐起身来,结果却感到身体十分的不协调。他稍稍用力抬起头——“嘭”——一阵疼痛感传来,好像撞到一个坚硬的平面。

撞击的疼痛感让马尔斯瞬间清醒了不少,他伸手朝四周摸去,结果发现无论前后上下左右传来的都是坚硬的触感。

“我好像在一个……箱子里?!”

马尔斯感到十分的诧异:为什么我会在箱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宝石呢?

黑吃黑!这是马尔斯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该死,难道是得手的时候被人给盯上了?

马尔斯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这个小镇上最大的犯罪分子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绑架。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马尔斯一边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在身周摸索着,还好自己没有被绑起来。也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往日里身手敏捷的他总感觉身体十分的不协调。

突然,似乎是触动了某个机关,伴着一缕逐渐扩宽的光线,头顶的箱盖慢慢滑开了。来不及细想,箱盖刚刚打开一半马尔斯就急忙翻身跳了出来,身体在半空中不由自主地一个扭身,四脚平安着地。作为一个职业素质过硬的窃贼,重见光明的他在第一时间环顾一周,这里看上去是一个废旧的仓库,墙边堆满了锈迹斑斑的机器零件,几个木箱散乱地摆放在一起。他此时正站在一张巨大的操作台上,上面放着刚才关自己的金属箱子……

等等,这个箱子为什么看上去比例不太对?

马尔斯这时才来得及低头观察自己的身体,他目瞪口呆地看了足足两秒,终于吐出一个脏词:“喵!”

好吧,脏话是已经骂不出来了,马尔斯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现在是两个毛茸茸的小圆爪。他又回头看了看背后——一条同样毛茸茸的黑色尾巴无意识地甩动着。难怪自己一直觉得身体不协调,突然变成猫的话谁都不会协调。

我一定是在梦里——马尔斯这样告诉自己。他小心翼翼地仔细观察着四周,同时默默念叨着:赶紧醒来、赶紧醒来。然而,他的念叨并没有什么效果,而刚才箱盖打开的声音似乎惊动了什么人,仓库外有脚步声逐渐靠近。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远的距离听到如此细微的声音,原来猫的耳朵这么敏感。

在莫名的危机感驱使下,马尔斯从操作台上跳了下来,迈着歪歪扭扭的步伐一路小跑藏到了一个木箱子后面。

几秒钟后,仓库的门打开了,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当两人看到操作台上打开的金属箱子后明显一愣。

“箱子怎么打开了?”

“快去看看!”

两人急匆匆跑向操作台,却只看到一个空空如也的箱子。两人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人率先吼了出来:“东西呢!”

“我怎么知道?”

“完不成任务我看你怎么跟老大交代!”

“老大是让我们两个人一起看守,你也脱不了干系。”

马尔斯躲在箱子后面的阴影里一边听着两个人争吵一边继续观察仓库,仓库看上去很破,到处落满了灰尘,但是墙壁和窗户却都完好无损,屋顶有几个破洞,不过他这只刚刚转职的笨脚猫恐怕跳不上去,唯一的出口是仓库的大门。

马尔斯蹑手蹑脚地朝大门爬去。

“等等,你看这个箱子好像是从里面打开的。”其中一人好像注意到了箱子里的机关。

“难怪我们找了半天没找到开关。”

“这东西自己跑出来的?”

“快关上门!小心它跑出去!”

两个人同时把目光转向门口,正好和刚刚溜到门口闻声转头的马尔斯六目相对。马尔斯顾不上多想,撒开小爪子狂奔出去。

“追!”

这一定是个噩梦!马尔斯一边跑一边想着。从仓库跑出来之后,马尔斯便一眼认出了熟悉的景色——曾经小镇也有过自己的工厂,只不过在几年前就关门歇业了,只剩下几座空荡荡的厂房与仓库。从猫的视角看去周围的一切都变大了许多,相应的脚下的路也变得漫长,真为自己的小爪子捉急。

马尔斯沿着工厂里的小路狂奔,时不时回头看看身后。作为一个建设进程极度缓慢的偏远小镇布兰德只有十几条街道,而这里是最偏的一条,逃出工厂再过五十米才有地形复杂的胡同,到那里就能脱身了。

“我跟你说,这个街区是野猫最多的地方,尤其是那个破厂子里。那个什么陈博士的猫一定是被这里的野猫勾搭走的!”威尔一边用大檐帽扇着风一边跟小警员嘟囔着。

小警员同样用帽子扇着风,不停点着头。

然后,两人就看到了迎面跑来的黑猫,额头中间是一撮亮眼的白毛,脖子上还挂着一颗镶着红色猫眼石的项圈,特征和陈博士描述的完全一致。

“这不送上门来了吗,”威尔喜出望外,“抓住它!”

刚刚逃出厂区的马尔斯闻声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天敌——威尔,比往日里身形更加高大,面目看上去更加狰狞,还带着他的狗腿子。新恐加旧惧,马尔斯突然就解锁了新的技能,连窜带爬跃上了最近的树梢,随后在猫不停爪地连番跳动中,转眼间就逃得没影了。

刚刚有些兴奋的威尔顿时像被泼了一头冷水,呆立在原地。

“我有这么吓人吗?”

“没有。”年轻小警员站得笔直地答道,头上汗珠直冒。

“哼,”威尔这时才注意到从工厂里追出来的两人,两人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表情不自然地往后退去。威尔好像终于找到了坏情绪的发泄口,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看你们有点面生啊!”

“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

“少废话,跟我回去做笔录!”

开启了嘴炮模式的威尔让两人完全招架不住,最终递上一只上好的雪茄才得以脱身。

威尔一扫今日的阴郁,愉快地吐出一个烟圈:“收队。”

“收队?”小警员对威尔突然的变化有点懵,“我们不是还要找……”

“少废话,”威尔狠狠瞪了他一眼,“明天再说。”

当黑猫马尔斯看到一脸痴相地躺在床上的醉鬼马尔斯时,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再三确认不是身在梦里后,马尔斯绝望地瘫在了窗台上。

他不禁在内心里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儿?这个世界肿么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马尔斯终于接受了自己在即将发财的前一天变成猫的事实。难道是上帝对我从事财富搬运工这份职业的惩罚?马尔斯心中想道,而且我为什么要锁上窗户?

马尔斯渡过了自己在窗台上的第一个晚上。当他一觉醒来时,身边依旧是透明的窗户,窗户里依旧是一脸痴相躺在床上的自己的身体——曾经的,还有那颗珍贵的猫眼石!想想就让人流口水。一阵阵饥饿感突然传来,他有些茫然地爬起身来,不知道是该去哪个阴暗的角落抓只老鼠还是去找个好心人讨口剩饭。

也许可以去找威尔帮忙?马尔斯赶紧摇摇脑袋,把这个可怕的念头驱散。那个凶神恶煞的警察可听不懂一只猫在说什么。

马尔斯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猫的秘密也许就藏在那个破旧的厂房里。也许我该回去看看,这个想法一经跳出就不断放大,挑动着他的好奇心。

最终,好奇心战胜了饥饿感,马尔斯决定先去旧厂房一探究竟。

黑猫马尔斯轻车熟路地回到了旧厂房的门口,对于小镇的地形恐怕没人比他更熟悉了。

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越出地平线,按照小镇居民的作息习惯,大部分人还处于梦乡之中,马尔斯更是前所未有醒得最早的一次,他的工作时间更多是在晚上。

昨天在仓库里抓自己的两人好像还在睡觉,即使身在大门外的树上马尔斯依旧能隐隐约约听到从里面传出的打呼声。现在是个好机会,经过一天的适应,本就身手敏捷的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具猫的身体,趁着没人他可以从仓库屋顶的破洞里跳进去,好好探究一番。

马尔斯从树梢一跃而下,毫无声息地溜进工厂的大门,然后……他就被一张突然落下的大网给兜住了。马尔斯奋力挣扎,同时伸出小爪子试图割开网绳。可惜这张网是用金属丝制成的,他那锋利的小爪子毫无作用。

马尔斯现在十分后悔,为什么一向小心谨慎的自己会如此冒失,昨天才刚刚逃出去,今天就来自投罗网了。

门口的动静惊醒了厂房里的人,一个脑袋从房间里探了出来,随后喜出望外地缩了回去。不一会儿,昨天追自己的两个人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后面还多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男。三人高兴的走到马尔斯面前,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老大,我就说这招有用吧!”其中一人率先开口。

“哎呀,没想到这小东西跑了还会自己回来。”光头男一脸喜悦地说,“煮熟的鸭子差点就飞了。”

“这可是一千万美金,等交易完成,我们就彻底发财了!”

“没想到这钱来得这么容易。”

“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做个陷阱,没想到还真得手了。”最先说话的那人兴奋的搓着手,“就算它不回来翻遍这个小镇总能找到它。”

光头男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别光顾着兴奋,你们两个赶紧把它抓起来,这次一定要看好,别再让它跑了。”

“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稍稍留意了一下,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威尔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后面还跟着哈欠连天的小警员。

“两个生面孔在这个早就废弃的工厂里鬼鬼祟祟的,真以为我没注意到你们吗?”

威尔掏出手枪指着三人:“我想你们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了,为什么小镇东面研究所里的猫会出现在这个镇西头的工厂里,还有所谓一千万美金的交易是什么,这只猫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在他吸引三人注意力的时候小警员悄悄地向马尔斯靠近,想趁机把猫抓到自己手中。

“他要抢猫!”之前布置陷阱的人发现了小警员的意图,大叫一声。光头男子和另一名手下同时从背后掏出枪来。

“嘭!”

威尔率先开枪了,这一枪打中那名手下持枪的胳膊,随后一把抓住小警员翻身躲在了门柱后面。

对方三名匪徒也各自找掩体躲了起来。

“老大,我早就摸清了,这个小镇就这两个条子,我们把他们干掉!”

匪徒的老大有些烦躁地持枪跟对面互射着,偷东西和袭警的罪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一千万美金的诱惑就在面前。

这时又有两名持枪匪徒听到枪声后从厂房里跑了出来,加入了战局,局面顿时变得不利起来。

夹在双方中间的马尔斯胆颤心惊地抱爪爬在网里,任子弹从自己头上飞来飞去,悲哀地想着:主啊,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你这就是你想要的大案,被人拿枪指着的感觉如何啊?”威尔朝对面连射两枪就缩了回来,同时不忘调侃一下年轻的小警员。

小警员这时候浑身发颤地窝在掩体后面:“兴、兴……兴奋。”

“兴奋个屁!你都快尿裤子了。”威尔啐了他一口,起身还击对面。

对面有五个人,虽然其中一个受了伤但是仍旧拥有火力上的优势。两名治安官手上只有两把左轮手枪,子弹也不多,想要寻找支援的话,最近的隔壁镇离这里也有半天的车程。看来子弹要省着用了,本来是想找个清净地方混日子,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遭。

“你小子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心对面狗急跳墙,咱俩都得交代在这儿。”威尔一边说着从缝隙里小心观察对面。

这时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苗条身影身手矫健地翻过围墙进入了工厂里面,她以优雅的姿势轻松越过几个障碍物,悄无声息地从后门摸进了工厂的厂房。

三十秒后,厂房里的两只枪哑火了。

厂房中迟迟没有枪声响起,藏在掩体后的光头男狐疑地朝后面看去,也就是在这一刹那的功夫,他持枪的胳膊整个露了出来。

“嘭!”

威尔当机立断,直接开枪,子弹击中了光头男的小臂,他惨叫一声,枪掉在了地上。

设陷阱的匪徒本想射击,听到枪响吓得直接缩了回去,看着捂着伤口在地上打滚的老大,浑身直哆嗦。

这时一把匕首忽然从背后伸出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随后一口温柔的气息吹在他的耳朵上:“把枪放下。”

威尔没想到战斗会结束得如此之快,制服三名匪徒的正是昨天踹门而入的年轻女郎,当他走进工厂内的时候她正一只脚踩在一名蹲在地上的匪徒肩上,她得意地冲威尔挑了挑下巴,似乎有种炫耀的意味。

“我是该感谢你呢,还是把你一起铐起来呢?”威尔也不示弱,冲她示威地晃了晃手中的手铐。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凯特,国土安全局特工。”

女郎笑吟吟地递上一只纤纤玉手。

“威尔,你的前同事。”

威尔收起手铐,握住了女郎的手。

“现在我落在你的手里了,你想怎么处置我呢?”女郎笑得更欢快了。

威尔愕然。

小镇东郊研究所——

威尔提着黑猫马尔斯一脸严肃地站在陈博士的面前:“我想博士您现在可以跟我解释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当然,”陈博士指了指一旁的椅子,“您先请坐,顺便,您可以先放下马尔斯先生,他被您抓的次数已经够多了。”

“马尔斯?那个只会偷东西的臭小子马尔斯?”威尔皱眉问道。

老子会的东西多了,被提着的黑猫马尔斯舞着两只前爪向他示威。

“这要从我的一项研究说起。”陈博士接过威尔手中的黑猫将他放在桌上,随后摆上一碟牛奶。早就饿坏的马尔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低头舔了起来——好羞耻啊!

“我是做脑域研究的,”陈博士缓缓说道,“前几年我在对脑电波的研究中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完成了对脑电波的解码,能够通过特殊的设备转码完成对大脑的信息输入与输出。要知道世界上除了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之外还有很多残疾人,甚至有很多高位截瘫的人终生只能躺在床上。还有一些特殊的植物人,他们看不到、听不见、闻不到气味、不能说话,大脑却依旧活跃,终其一生只能生活在黑暗中,我希望我的研究成果能给他们带来帮助。”

“于是我在这个偏远的小镇建立了这间研究所,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我发现一些特殊的宝石非常适合作为脑电波发射与接收的载体,比如——猫眼石。后来我就制作出了一套特殊的脑电波控制装置,它可以利用脑电波远程控制一个人造躯体,摆脱原有身体的束缚。”

“那这只猫是怎么回事。”威尔疑惑的问道。

“人造躯体是个远远比想象中复杂的工程,现在还只是处于设想阶段,毕竟需要实现的功能很多。这只猫是我一个朋友家的猫仔,先天性脑损伤,但是母猫依旧把它一点点喂大,后来我的朋友把它送到了我这儿希望我能治好它,然而我却发现它的大脑在逐渐坏死,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我只能想办法延缓这个过程,最终它还是彻底失去了思维,成了一只植物猫。后来我经过朋友的同意对它进行了改造。”

“还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那么……凯特……”威尔突然有些心虚地问道。

陈博士却不知道俩人中间有什么故事:“她是军方派来保护我的,毕竟这项研究涉及到了人类的大脑,军方不得不慎重,如果研究成果落入到恐怖分子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后来消息果然泄露了,有人潜入研究所盗走了小猫。我们便想通过控制器操控小猫自己逃回来,但是凯特对小镇并不熟悉,不见得能找到回来的路。所以我们加大了控制器的功率,然后找上了这个小镇业务最熟练的人。”

趴在桌上的马尔斯欲哭无泪:我还以为是自己身手了得。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们呢?”威尔感到有些疑惑,“凭凯特的身手完全足够了。”

“这是出于我们对联邦警察的信任。”陈博士意味深长地说,“我想现在凯特应该已经关闭控制器了吧。”

马尔斯正听得带劲儿,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家中的床上,双手不再是毛茸茸的爪子,背后也没了自由摆动的尾巴。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位身材火辣的皮衣女郎,女郎手中捻着一枚精致的猫眼石戒指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依旧是闷热的天气,老旧的吊扇依旧呼哧呼哧地转动着,里间隐约传出的喘息声让本就浑身燥热的年轻小警员更加烦闷,他现在一点都没有玩游戏的兴致——明明我才是小鲜肉。

“吱呀。”

生锈的铰链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干什么!”年轻小警员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进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似乎是被他的样子吓住了,怯生生地说道:“那个,我家的猫丢了。”

小警员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 本文版权归 墨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墨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2454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3:59
下一篇 6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