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

0

作者:Zoloft
责任编辑:风幻百夜
阅读需要:17分钟
浏览次数:133

导读:繁华的大都市遮掩不住犯罪的狂人,老道的警察却早已算清了一切。

在建筑还没矗立起之前,人们看着圈出来的地方,都觉得太小家子气。这个地方并不合适,周围的高楼和头顶的高架桥限制了它的生长,但早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公共空间已经不再奢侈到可以修建任何展览馆。

更何况大都会场馆。

城市终于还是长成了人们预见的那样。这个建筑不仅是一个世界博览会的场馆,更是城市本身的纪念碑。而其主题对于这个快速运转的机器心脏来说也非常契合:生命。

你看得见血管里流动的血液。

虽然偶尔会陷入一片瘫痪,汽车鸣笛,磁悬浮列车失速。但是你清楚,不存在没有毛病的生命。活着就是会出错。筋肉生长,轻盈的合金取代了砖石,好似人生来那样,注定走向冰冷。

以“生命”为主题、被命名为大都会的场馆,从上方看下去,像一汪摊开的水;从侧面看,则像个有些失重的椭圆形水滴。但是它倒映的不是高楼,也不是高架桥,想必即使你从桥上伸出头来望(假使这样不违法),也一样看不见自己的脸。它倒映的是过去的天空,没人说得清具体是哪一片天空,或者是哪一个时空里的天空。它是那么的蓝,只是偶尔,会有风吹过几片稀薄的云彩。

只有少数人能进这个场馆,或许不该包括这个老人。他的头发全白,衣服破烂,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当然也有保安怀疑过,老人是不是误入的流浪汉。直到看到他脖子上的金色VIP挂牌,此牌表明他为主办方做过工作或是有过投资,才叫人恍然大悟,原来前阵子新闻上见过这人。他拒绝了场馆工作人员提供的帮助,拄着自己的拐杖,慢悠悠地走着。

从场馆内天花板可以看到天空和楼,但也并非场馆外面的天空和楼。如果你看过《大都会》电影,那么你头顶的天空就像是电影里的复刻,在立体真实的同时,带着古老和荒诞。

天空之下的部分,机器人引导员会告诉你,叫蜂巢。而它就是在都市中心修建展览馆的魔法。蜂巢把场馆内分成一个个正六边形的空间。通过感官扩展技术,将空间展现得无比宽广,使得门后的一个个展厅俨然变成了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各种崭新的技术和不同时代的场景通过蜂巢展现给世人。

你可以看到场馆内的巨型蒸汽机,尽管并不需要如此,但是整个场馆的控制中心,的确是靠那玩意儿操控的。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鳃部有节律地开合,把水汽喷向周围。对于不知详情的人来说,它确是个不错的加湿器。

老人走过了三层楼高的机器人。

一张桌子那么大的拳头打碎了对手机器人的下颌。穿着高档西服的男人也顾不上风度和褶皱,跳起来大喊:“给他点颜色瞧瞧!”

老人走过了巨大的鱼缸,古老的鱼类朝着他吐了个泡泡。

远古龙鱼在海水里游动,每一片鳞片都银光闪闪,像是刚磨好的刀片。

老人停下了。

不远处,六边形的房间里封存着一个画面:一列火车正从远方开过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站台的座位上,静待归人;树叶在落下,偶尔还会有鸟飞过;甚至连同当日的冷风,都如约地吹过。但是如果细看你还是会发现这是一场骗局:列车奋力地开,却始终没有接近;女人的头抬起又低下,她的期待随着永远不启动的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你知道吗?我当时就在那列火车上,”老人感觉有人来到了自己身后,他没回头,只是淡淡地诉说着,“我的妻子就等在站台上。可是我却没有见到她。我总感觉我好像从来没有到站,也从来没有从上面走下来。”

后面没有动静。老人回过头,没有人。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人,还是那个人已经走了,他说不清。但是当他站在这里,望向大都会各处的时候,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个多么喧闹的地方。活生生的气息不单是从眼前,更是从未来和远古延伸过来。

“K!O!”

大屏幕播放着机器人比赛的精彩镜头。只见黄色机器人用极快的速度矮身躲过了黑色机器人的重拳——这一拳落空,让后者重心不稳——而它趁机一记上勾拳打在了对手的脖子和头颅的接缝,速度快得肉眼难以捕捉。黑色机器人发出一声闷响,像被打懵了似的晃了晃,紧跟着像一座山一样倒了下去。这让不少寄希望于黑色机器人的观众发出了懊恼的嘘声。

“真是电光火石般的一击!黑金刚看来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它的导流管断裂了,”解说的声音从绕场飞行的无人机里传出来,“黑金刚的设计完美符合泰森般的强壮和平衡。但金色剃刀不一样,除了外表壳之外,金色剃刀的结构完全在于轻盈和速度,把力量集中到准确的击破上。看来把机器人做得太像人体还是太过于一厢情愿了……”

热情澎湃的解说中,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走进场馆。他看上去五六十岁,很有气度,脖子上挂了个VIP牌子,该是哪个公司的老总。他站到人群当中,跟着其他观众一齐叫好。但如果细看他的表情就会发现,眼前的精彩赛事一点也没入他的眼。

他走过了三层楼高的机器人。

黑色机器人倒在地上,被黄色机器人踩得铁皮崩裂。

他走过了巨大的鱼缸。

一条鱼被远古龙鱼锯子一样的钢牙开膛破肚,内脏在血水里漂浮。

他继续走,敏锐的嗅觉每一次都会带他找到自己的猎物。

“有句俗话,可能有点太俗套,”这时候有个人在他身后说,“‘罪犯会回到自己犯罪的地方’,而我听说这里创造的世界里,有一个是三十年前的犯罪现场。”

风衣男假装没听见。只见他猛然把路人朝那人身上一推,转身就跑。后者——老警察拔腿就追。

风衣男——是老警察狩猎名单里划不去的第一行。在他过于长的犯罪生命里“功勋”卓著,但近些年却越来越少有他的消息。很多人觉得他死了,或者收手了;可是这位优秀的猎人相信,他只不过是厌倦了,或者说更贪心了。即便是再杀人,也无法使得这个残酷的罪犯满足。

场馆展览的广告循环滚动,一时间整座城市里所有的屏幕都播放着那个场景。老警察清楚,犯人一定看见了,他杀过的人就活生生出现在这个时空里,就在那个水滴样的大都会里,他不可能不心痒痒。

而叫老警察确认这一点的是,与会的一位老板失踪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一些物品,其中就有大都会VIP准入挂牌。

他们跑过几光年外的星空。

他们跑过古代的皇宫。

厚眼镜片的科学家见有人跑过来,赶紧护着精密仪器。他找到了警报键,拼命按了好多下。

风衣男知道这样下去只会引起更多人关注,他更想要拖延时间,好叫警卫把老警察赶出去。或者,他看到了那个巨型的蒸汽机。

介绍上说它是控制中心。

风衣男朝着蒸汽机跑过去,老警察紧追不舍。风衣男无处可躲,立刻开始往蒸汽机上爬。

“不要动那个机器!”引导机器人发出尖锐的警告声。

老警察拔枪射击,子弹没有打中那个风衣男人,反而在金属表面弹起,击碎了一块电子板。只见风衣男继续向上爬,一路上也不知道掰动了几个旋钮。水汽忽然越来越多,这叫老警察警觉起来,那人很有可能趁此机会逃走!

引导机器人想要阻拦,被老警察一推,尽管有出色的平衡系统,还是免不得在光滑的瓷砖上转上几遭。等它缓过劲儿来,发现老警察也爬了上去。“不要上去!”机器人尖叫着。这种古老的结构要远比看上去得更脆弱。

风衣男一边逃窜,一边盯着活塞看。他心生一计,脱下自己的皮鞋,塞进活塞的缝隙里。没多一会儿这庞然大物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发出类似老人咳嗽的声音,吓得爬在上面的两人一动都不敢动。又过了一会儿,内部响起一连串爆炸的声音。蒸汽机咳出一口浓烟,就轰然倒在地上。

没人看见警察和风衣男摔到了哪里,水雾一下笼罩了所有人的视线。当雾气散开的时候,一个游客恍然发觉自己头顶有个汽车那么大的东西正朝他压过来,吓得他猛地扑倒在地。那片可怕的黑色东西——巨型机器人的脚,当然没有踩到任何东西,它只是影像。但那人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赛场正中央,而刚才在自己身边呐喊的穿西装的男人,就在观众席上。

西装男跳起来大喊:“上啊!弄死他!”

不过那人也没有比发现自己在水里吐泡泡那位更慌张。这位游客与水之间不再隔着钢化玻璃,此刻几倍的大气压强正压在他的肺上,他反而像一条被巨浪拍上陆地的鱼。他转过身,看见远古龙鱼正用密密麻麻的牙齿对准他。

介绍牌子上说,这种鱼会在攻击前吐泡泡,以遮挡猎物的视线。

老警察很快爬起来。他还没有完全失去年轻时候的敏捷,可是眼前的景象仿佛还停留在刚才的满眼金星。不是,确实是无数的星星正在他眼前缓慢地旋转,而且在一点点地加速。原本数亿甚至数百亿年的景象,在几秒钟之内迅速播放,整个宇宙都在奔向无尽远处的归宿。老警察被这种苍凉的感觉淹没,无助地瘫坐在地上,一时竟忘记了自己原本在干什么。

风衣男趴在死去的金属怪物上大笑。他抓牢了管子,这才没有掉下去陷进任何一种幻觉中。那些人被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吓出的滑稽嘴脸,已经驱散了他多年的抑郁。不过他心思不在这些白痴身上,他还在等待着最后的甜点:他要再杀那个女人一回。

他寻摸着,目光掠过怪物和驰骋的单人鸟形机,画面定格在观众席上的巨大显示屏,跳起的西服男人还未落地……一棵熟悉的树映入他的眼里。

那是个落叶的季节。那棵树光秃秃的,树干灰白,甚至叫人怀疑它是否还有重生的机会。可是等待火车的女性并不在乎它。她的眼里只有那列火车。那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实在是惹人怜爱,直让人猜想,如果她死得四分五裂,她的家人会有多么难过。

当年他就是那样一把将她推下站台。从她跌落到火车轧到她,大约有三十秒。而后火车又开了十余秒才停下。他压低帽子,混在人群里,跟其他人一样打车走了。没有任何机器拍下他,没有任何人追踪到他。唯一的遗憾在于,欣赏的时间太过于短暂。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在一切发生几分钟前记录下来——据人说,那是个学设计的,后来成了什么著名艺术家,当时拍了照就离开了。这简直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就像上天以往每次都会眷顾他一样。

年轻的女人等在站台上。她把披肩上的流苏在指尖上绕呀绕。风衣男贴近她,嗅着她乌黑的头发。这确实是一项不错的技术,甚至就连那股子清香味都还原了出来。他美丽的猎物就在这里,不知道是否也能还原出她被火车碾过的四分五裂。

“啊——”

风衣男忽然被人使劲一推,重重地摔到了铁轨上。他撑起身子,看见一个老人站着站台上。透过那双眼睛,他认出老人。

“你就是新闻上那个哭哭啼啼的家伙!”

岁月明显在他两人身上施加了完全不同的规则。而年轻的女人就在他们一旁,仿佛三个不同的时空叠加在一起。

“你个傻子!你是觉得那玩意儿真能轧到我?”他爬起来,指着正在驶来的火车,“你就想这样给你老婆报仇?这不过都是假的!”

可是老人喘着粗气,表情坚毅地看着他。

“所以我为你把它变成了真的。”

经历了三十年之久,这列火车终于开了过来,刹车的声音挺刺耳,不过倘若你仔细去听,还是能听见铁轨与车轮之间痛苦的哀嚎。

这确实是一项不错的技术。

你能感受到最真实的感觉。

老人坐在候车椅上。旁边是她的妻子。从她的年龄推断,可能其实他也没那么老。或许是生活重压,也可能是刻意改变容貌。他说:“我偶尔想过,在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你也能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蒸汽机渐渐转不动了。供水管折断了,最后的水汽也蒸发殆尽。蜂巢里溢出的无数白日梦,也逐渐到了尾声。机器人对决场的游客最终没有被踩死,他只是尿湿了裤子;而龙鱼也幸好只吃了那个男人的一半,经过某些心理辅导,大概能把吃掉的部分找回来。

老警察从坍塌的宇宙里爬出来,看见铁道正在消失,风衣男猝死在瓷砖的地面上,一个有点面熟的老人静静地坐在展厅的座椅上,好像时间在此,不曾流转。

人们这时候才听到了彼此之间的尖叫声和机器人的警报声。大梦初醒之后,他们四处张望,疑惑地看着彼此困窘荒唐的模样,精致的西服和裙装撕碎了,特制的皮鞋高跟鞋甩得到处都是。他们捡着自己鞋,寻找着跟自己一块来的人,像逃命一样,从这个叫人做梦的城堡里跑出去了。他们发誓都会忘掉,但结果谁都会记住一辈子。

巨大的失重水滴渐渐失去了光泽。它所怀念的那个天空消失了,而那个天空底下的故事,也就这样结束了。

© 本文版权归Zoloft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Zoloft

新人作者左洛复,出道作《深渊回望》,喜欢科幻奇幻犯罪等类型的小说,喜欢画画但是画技不精,著名的灵魂画手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