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

1

《原罪》配图

作者:Zoloft
责任编辑:闰年
本文获得第十七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阅读需要:10分钟
浏览次数:213

导读:双胞胎之间的联系远比你想象的更加紧密,有时甚至能将他们的性格融合成一个新的人格……作为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我”现在需要救赎我自己。

“我必须跟您强调,”这句话他说了不下十遍,活像个街边上的保健品推销员,“这是前所未有的技术,用在安保部门再适合不过了。”

我不置可否。对于话多的人的能力,我总是持怀疑态度。不过我的冷淡丝毫没有冲散这个研究员的的热情,反而被当成了谨言慎行。

“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当然啦,我也明白,用人做实验是有问题。但这是千载难逢的实验材料,这些人如果不在这里——说句不好听的,可能就在哪个监狱里,或者即将去杀什么人了。他们比我们还需要这个机会。”他对此洋洋得意,就差摇起尾巴来了。

“等等,你说杀什么人,是什么意思?”我问。这话无疑又引起了他的自豪感。“哦,这要从头说起了。”他把我带到电脑前面,调出档案来给我看。这些实验对象都是双胞胎,家庭环境各不相同,但看上去都不怎么样。有些人确实有些犯罪倾向,或者已经犯过一些不算很重的罪。这些人的经济情况都不怎么好。

“解释一下吧。”我说。

“这是实验数据的结论,我们发现这种情况的人更符合我们的实验需求。”他按了下遥控器,一堵墙升起来,一对长相几乎完全一样的年轻人躺在实验台上,只穿着勉强遮体的手术服,头上连接着仪器。我上回见到类似的东西,还是南海战争时候用的PTSD治疗装置。两张试验台中间有一台成像装置,前面放了把转椅。“来吧,和我们的比利认识一下?”他连接上了话筒。

一个男孩儿凭空出现在了椅子上。他长得很像那两个年轻人,但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你好啊比利,今天过得怎么样?”听到研究员的问话,年轻人立刻微笑起来。“我学会了摩斯电码。”他骄傲地宣布。“很好,心理辅导课程有没有好好的做啊?”男孩儿同样给了积极的响应。我看见了他的作业,确实全都完成了。我朝他微笑着点点头,但这让我更加疑惑不解了。

“您不是一直抱怨没有安全的手段保护您的特工吗?这就是手段啊!”他关掉了话筒,然后把一张示意图播放给我看。我一时还盯着那男孩儿看,而他似乎也盯着我。“您看这儿,”研究员指给我看,图上是两个人形,中间交叉了一片阴影出来,阴影中露出了个人形得的空白“双胞胎之间的联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紧密,尤其其人格上的联系,是远远超过常人的。您听说过量子纠缠吗?”

我点点头,但实际上只知道一个模糊的概念。“这就是跟量子纠缠差不多的意思,同一受精卵分裂而成的两个胎儿,无论他们日后走向哪里,他们身上的联系都是不会断的。我们发现,这点在经受了折磨的双胞胎身上更显著。在为世界不容的时候,彼此才显得越发珍贵,是吧?”他似乎想要表现一下自己人情味的地方,但是我打断了他:“我只想听结论。”

他终于指向了中间的空白,显然那便是中心的谜题。“而这个,就是这关联重合的部分。我们通过将二者的脑信息部分转为电子化,然后通过重组。情感经历方面越是高度相似,越是能有更多的融合空间,形成的融合性格也就更完整。比利就是最成功的实验品,虽然现在还在调试……”

我看着这两个人的资料,他还在那头絮絮地说。“通过这种设施,在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就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就算被怀疑,也说不出什么,因为他们原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双胞胎是孤儿,被两个家庭领养了,但是那之后遭遇也不怎么好……看看这记录,两个人都是少年犯,还是在监狱里相认的)只有当他们通过此装置相连的时候,他们会合成一个人——这个人才真正是我们需要的特工。(这两个人倒是都有一定学习能力,可惜没走上正路)安保局可以教会他一切他需要的技能,这样他就可以避过所有人的耳目,就算是上帝的眼睛,也看不见根本不存在的人。”

但我对这说法不怎么信服,“可是你怎么保证——”我回头看了眼比利,发现他已经不在座位上了。他似乎在看着自己的分身——那两个使他的灵魂诞生的本体,离得非常近,似乎要把对方吞吃进眼里,令我一瞬间毛骨悚然,忽然就不敢说出接下来的话了。而这时候,他竟猛地看向了我——

“怎么样?”研究员满脸堆笑。

“我想知道,怎么样才能保证你融合出来的人格是我们所需要的?而不是……放出了一个恶魔?”

研究员笑了起来。“他虽然是个猛兽,但是您看我们正在驯服他。我们已经实验出了一些结论,可以剔除他的部分人格。比利只不过是个有学习能力、会问好的工具。再说了,他能做什么呢?这两个人,就是他的死牢。他们就太好控制了。只要给钱,给他们自由,他们肯定乐意帮我们去做这些事情的。”

“要是这牢破了呢?”我问。“你说什么?”研究员似乎对这个问题无比惊愕,“这怎么可——”“要是你的羔羊越狱了,并且,像我这样把枪抵在你身上,你该怎么办呢?”

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软成一滩。我不喜欢听讨饶的声音,几乎瞬即就按下了扳机。他的脑壳像西瓜那样碎裂开,眼球突出,仿佛它不曾深嵌其中。血漫过皮鞋的鞋底,踩起来声音都不对劲了。先生,研究院先生,死亡,才是永久的牢啊。

我从还在哆嗦的手里捡起了遥控器。我胡乱按了几下,几堵墙陆续打开,都是一双双一对对的同胞,模子刻得一般对应的模样。实验台中间都摆着一把椅子,有的成了模糊的人形,有的还像是正在分裂的受精卵,或者像受精卵一样迷茫。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成长,但至少我清楚我不会像弗兰肯斯坦拼凑出来的怪物那样,祈求他给我造个同样丑陋的伴侣。

我发现大衣袋里装着把微型电动冲锋枪,随后这东西就像爆炸的烟花那样,把这一些双胞胎的头颅和灵魂打碎在墙上。椅子中间的人形是清醒着的,它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杀,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悲鸣,就消失了。

“你知道吗,我有个女儿,很可爱的女儿。我的……前妻也很漂亮。她是跟错了人。我真的是很爱她,可能我已经尽力爱她了,但还是……还是一团糟。她受够了,我也是,她就带着女儿走了……”

我抚着我分身的脸庞。这告别比以往要更难,因为每一处情感,都有一束记忆牵绊着我。

“我中学的时候偷了一家烟花仓库,之后就和……我当时的小女朋友放来着。她很高兴,我也是……但是我们没多久就被抓住了。烟花声音太大,把烟花的主子惊动了,他放狗来咬我们了。我一个人承担了下来,被咬得浑身是血……可是我还是爱看烟花……”

我……不是你们。

“永别……”

当我扣动扳机,枪似乎出了什么问题,耀眼的电光爆炸开来。它击碎了我头顶的灯,像是个脱轨的恶魔那样,在这间屋子中横冲直撞,肆意地发泄着自己的愤怒。我汗毛倒立,看着那可怕的光亮在亮到极致之后,自己爆燃开,接着就像烟花那样,徐徐落下散尽了。

“永别……”

似乎什么回应着我。

© 本文版权归 Zolof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Zoloft

新人作者左洛复,出道作《深渊回望》,喜欢科幻奇幻犯罪等类型的小说,喜欢画画但是画技不精,著名的灵魂画手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