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届零重力杯短篇《愿望与生日无关》

海报由Midjourney绘制
海报由Midjourney绘制

编辑导读:“杀人了!杀人了!”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早晨的安静。躺在血泊里的女人叫鸾心。昨晚,她刚参加了男友李由的生日派对。”吹蜡烛时,李由曾对她许下恶毒的心愿“希望她那背叛的灵魂死掉!”。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李由被排除了嫌疑,而一个预谋了多年的复仇计划渐渐展露端倪……

(一)

“杀人了!杀人了!”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早晨的安静。

木警官接到电话就立刻赶到了案发现场,报案的是一间叫“由己”的民宿酒店的女服务员,早上在楼道里打扫卫生室,她凑巧看到302半开的房门内,一个年轻女孩趴在里面过道的地板上,而嫌疑人则右手拿着一根棒球棍背对着门。当保安听到服务员的呼喊冲上来时,凶手并没有逃走,只是嘴里喃喃自语说:“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木警官和120救护车差不多一起赶到,医生检查之后发现女孩还有心跳,只是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就把女孩拉走送去附近医院抢救。嫌疑人的棒球棍已经被保安夺了过来,这时候正瘫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案件很清楚,又有目击证人,木警官让人把嫌疑人拷上之后带回警局等待审问,然后现场详细询问了服务员当时的情况,做了笔录之后开车返回警局。

回到警局,他在审问室又见到了嫌疑人,一个清秀的男孩,戴副眼镜,看样子也就20多岁的样子,这时候人已经平静了下来。

木警官:“姓名?”

嫌疑人:“李由。”

木警官:“职业?”

“程序员,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李由答道。

“你打伤的女孩是谁?”

“她叫鸾心,不过警官先生,我没有打她。”李由争辩道。

“你和鸾心什么关系?”木警官没接他的话。

“她是我女朋友,警官,我真没打她!”说这话的时候,李由有点激动。

“你的房间在305,早上为什么出现在302房间?”木警官冷冷的看着他。

“我早上想找她道个歉,昨天晚上我们有点不愉快。”李由神情有点复杂的回答道。

这个信息木警官已经从服务员的口中知道了,昨天晚上李由和鸾心在房间里吵了一架,声音很大,后来李由被鸾心从302赶了出来,一个人又开了一个房间睡觉。

“你们昨晚为什么事情吵架?”木警官追问了一句。

“一点私事……”李由摇了摇头,看来他并不想提起吵架的事情。

“你描述一下早上的情况。”木警官问道。

“当时我先敲了门,等了一下没开门,我有门卡,就刷卡进去了,后面我也记不清楚了,就是一阵迷糊,等清醒过来,就看到鸾心趴在地上了。”

“你早上去道歉还带着棒球棍?”木警官有点嘲笑的语气看着李由。

“棒球棍原本就在房间里,那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昨天就放在那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拿在手里,我真的没打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手里会拿着那个棒子。”李由仍然坚持争辩着。

“服务员说早上只看见你和鸾心在房间里,不是你打伤的还能是谁?”木警官不明白事实清除,又有目击证人,李由还坚持什么。

“我不知道,我记不清楚了,真不是我!”李由把头埋进两只手掌里面,痛苦的抓着头发。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只要证据确凿,一样可以定罪,抵赖是没有用的,你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我们再谈!”木警官合上记录本,离开了审讯室。

这种死缠烂打、无罪狡辩的嫌疑人木警官遇到过很多,但只要能拿出无可争辩的事实和证据,再狡猾的罪犯也无处遁形。

2个小时之后,医院传来了验伤结果,女孩左后脑受钝物打击,出现肿胀,颅骨完好没有骨折或者变形,脑内没有发现出血,女孩面朝地面跌倒时,擦伤了鼻骨和额头,有轻微出血,人仍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心跳稳定。

看完报告,木警官有些疑惑,中午吃完饭和同事打了个招呼就又开车来到民宿,302房间仍保留着现场,他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之后,又把服务员叫到面前,询问当时她看到的情况。并再次确认了当时看到李由是右手拿着棒球棍。

这就奇怪了,房间过道很窄,从鸾心倒下的位置看,李由就是在过道里袭击的她,但她伤在左后脑,李由右手持棒,正常打击点应该在右后脑,难道凶手的另有其人?

“昨天到今天上午,你想想还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木警官问服务员。

“对了!昨晚还有一个人和他们在一起。”服务员想起了什么,“一个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晚上他们三个人在餐厅吃饭,还一起分享了一个网红蛋糕。”

“什么网红蛋糕?”木警官有点好奇。

“哦,我们这个地方有一家蛋糕很出名,很多年轻人生日聚会选择在这里,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冲着他们家的蛋糕来的,口味多的很,有……。”服务员回答道。

“那个小伙子呢?怎么早上没看到人?”木警官打断了蛋糕话题。

“他一大早就退房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服务员回答。

“我看看你们的监控。”木警官站起身来。

服务员领着他走到地下室的一个小房间,里面摆着一台电脑,这里储存着近期的监控视频内容。

“先看看早上房间走廊的监控吧。”木警官对服务员说道。

“抱歉!警官,我们房间走廊的监控上个月坏了,还没来得及修理,现在只有餐厅和前台的视频内容。”服务员讪讪的说道。

很多民宿管理混乱,甚至为了招揽客人,美其名曰保护客户隐私,会故意破坏房间走廊的监控,对这种事情木警官也无可奈何。

“那看看昨晚餐厅的视频。”他摇了摇头说道。

服务员熟练的调出昨晚的视频,餐厅确实有三个人,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和李由、鸾心一起吃饭、喝酒、最后吃了蛋糕,李由在许愿的时候,视频有些干扰,蜡烛在许愿之后还爆出了一个漂亮的微型烟花,嗤嗤啦啦的在蛋糕上面燃放。

“停!”木警官紧急让服务员停下视频,视频上那个小伙子正从自己背包里取出一个棒子,这个棒球棍是他的。

“继续放。”视频中显示,小伙子拿着棒子挥舞了几下,摆了几个击球的姿势,然后将棒子递给了李由。

“是他!”木警官盯着视频图像说道,图象中小伙子挥舞棒球棍的姿势用的是左手,他是一个“左撇子”。

服务员调出入住登记信息,那个小伙子叫赵相,28岁,来的时候开了一辆小车,本市的车牌,车牌尾号是XYXS。

木警官立刻打电话给交警部门的熟人,让他帮忙协查,半小时后接到电话,那辆车今天早上先回市里转了一圈,然后中午的时候一路向西,此刻已经出省了。

“想跑!”木警官打电话给所里,简单汇报了情况,领导同意他的判断,一边安排跨省协查,一边要他一路追下去,务必把嫌疑人抓捕归案。

傍晚的时候,接到局里电话,说小车停在了邻省的著名旅游区,已经安排警察去侦查,为了不惊动嫌疑人,等待他到了之后再抓捕。

晚上10点左右,木警官赶到了景区,小车停在景区外面的公共停车场,本地警察介绍说嫌疑人入住了一家民宿,两个人在前台亮出警官证说明情况后,服务员带领着他们上楼,然后轻轻刷开房门。两个人推门冲了进去。

房间里传来一声女孩的惊叫。灯光下,赤裸的嫌疑人和一个清秀微胖女孩被突然闯进来的警察吓呆住了,木警官扯过被子扔在女孩身上,大声呵斥嫌疑人穿上衣服,想象中的激烈抓捕并没有发生,感觉更像是一个扫黄现场。

“你是赵相?”木警官盯着穿好衣服,蹲在地上的嫌疑人问道。

“是啊,我们是正常男女朋友!他叫刘婷婷,身份证号码是610XXXXXXX。”赵相有些激动。

“没问你这个!”木警官打断了他的自白,“你早上干了什么?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早上?”赵相愣住了。

“在由己酒店,你干了什么?”木警官明确了一下问题。

“我什么也没干啊?”赵相更加一头雾水,“我结了房费啊,停车不是免费的吗?”

“为了几块钱的停车费,我会从跨省追你几百公里?你早上是不是去鸾心的房间了?”木警官有些来气。

“鸾心?是啊,我早上去她房间给他们道别,她是我同学,这咋了?”赵相还是一脸迷茫。

“别装了!你是不是用棒球棍袭击了她?”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木警官的火气也有点压不住了。

“啊!没有啊,鸾心受伤了吗? 伤的重不重?伤在哪了?”赵相一脸的关切不像是装出来的。

“鸾心是谁?”旁边已经平静下来的女孩突然插嘴问道。

“是我高中同学。”赵相赶紧回答。

“你们俩昨天晚上住在由己酒店?”女孩的音量突然拔高了两度。

“婷婷,你别误会,昨天是她男朋友生日,我只是去参加他们的聚会。”赵相解释道。

“人家俩过生日,你为啥去凑热闹,你和那个鸾心到底什么关系?”女孩有点不依不饶起来。

“你跟我出来!问你几个问题。”木警官指了指赵相,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赵相像得到圣旨一样,噌的站起来,跟着警官走了出去。

“你详细描述一下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两个人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下后,木警官拿出小本子说道。

“昨晚我们约好在由己酒店给李由过生日,我们吃饭的时候先喝了甁红酒,酒是鸾心带来的,说是好酒,不过喝起来有点酸。然后吃了蛋糕,蛋糕是李由买的。可能因为喝了酒,我头有点晕,当时看鸾心都有重影了。就一个人先睡了。”

“一瓶红酒三个人喝,你就醉了?”木警官盯着赵相的眼睛问道。

“应该不是酒的原因,那酒有点酸,我们都没喝完,鸾心说扔了可惜,就存在酒店了,说下个月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还能用。”赵相诺诺了半天说,“可能是蛋糕的问题。”

“蛋糕?”

“嗯,私下里大家说那家的蛋糕吃了之后会很嗨,很多年轻人都会去尝试,尤其是那些男女关系想更进一步的,好像有什么催情的成分在里面。”赵相低声回答。

这是一个新线索,木警官在本子上做了记录。

“那个棒球棍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是我送给李由的生日礼物,他平时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打棒球。”

“你知道他们两个晚上吵架的事情吗?是因为什么?”

“不知道啊,我喝了酒,吃了那鬼蛋糕就困的不行,而且第二天要早起,回房间就睡着了。”

“为什么要早起?!”

“我上周就已经订好了这边的酒店,约了婷婷出来旅游,早上还要去城里接她,所以睡的早。”赵相停了一下,问:“鸾心到底怎么样了?”

“她没事,只是被打昏了,等她醒过来,就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木警官紧紧盯着赵相的眼睛。

“那就好,没事就好。”赵相眼中的关切看起来是真实的。

“看起来你和鸾心很熟悉?”

“嗯,我们是中学同学嘛,以前上学的时候还坐过同桌,不过她后来考学去了外地,去年因为她姐姐的事情才搬回来的。”

“她姐姐怎么了?”木警官问道。

“她姐姐去年去世了,具体什么原因她也没说,鸾心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中学时妈妈就没了,她姐姐那时候还在读大学,为了照顾鸾心退学做生意,辛苦的把她拉扯大,唉,她也真可怜,现在又被人打伤。”

后面又询问了一些事情之后,木警官要求赵相明天必须回市,调查期间不允许离开城市,保持手机畅通,随叫随到。

晚上在酒店房间,木警官梳理了一下案情,本来很简单的一个刑事伤人案件,这会儿倒变得疑点重重了。

(二)

第二天一早,木警官开车返回城市,再次来到由己酒店已经是中午,他在附近逛了逛,找到了那家网红蛋糕店。店面不大,里面只有一个小姑娘在看店。

看到警察出现在面前,她表情有些慌乱,经不住一番盘问,小姑娘就实话实说了,这家蛋糕店的奶油里面的确添加了微量大麻素,但剂量很小,只能让人产生兴奋感。

“吃了会出现幻觉吗?”木警官追问道。

“不会!不会!”小姑娘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我们都尝过,最多像喝了一瓶啤酒的感觉,有点兴奋,没听说会产生幻觉。”

那就奇怪了,木警官看着本子上记录的,赵相看到了鸾心的重影,这是出现幻觉的症状。

“喝了酒再吃,会不会出现严重的症状?”木警官用能看透人心的那双眼睛,盯着小姑娘问道。

“那也不会!”小姑娘没有丝毫犹豫,“他们开PARTY都是先吃饭、喝酒,最后才吃蛋糕。没听说有出现幻觉的,除非是酒有问题!有些洋酒的后劲比蛋糕大多了!”

木警官又问了一些情况,前天是李由来买的蛋糕,他让服务员调出当天的视频,能看到李由傍晚的时候到店里取走了预订好的蛋糕,中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他让小姑娘把这段视频拷贝给他,然后离开了蛋糕店,临走的时候严肃的告诉小姑娘,通知他们老板去警局自首,接受处罚。

木警官沿着小路又回到了由己酒店,刚好昨天报警的服务员就在前台,看警官又来了,她左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楼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女孩介绍说这个他们酒店的老板。中年男人热情的请木警官在经理室里面落座,并叫服务员泡了杯茶端上来。木警官摆了摆手,说就问几个问题,不用客气。

“您问,您问。”酒店老板点头答应着。

“前天他们喝的酒是酒店的吗?”木警官单刀直入。

“不是,是他们自己带来的。”服务员很肯定的说。

“你们店里不也卖红酒吗?”木警官疑问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那可不一样!”酒店老板接过了话题,“我们这儿的酒都是一些大众货色,他们带的那瓶酒很贵重,我们可没有。”

“他们的酒很贵重吗?”木警官有些好奇。

“是啊!那瓶红酒他们没喝完,存在这儿了,定定去找来给警官看看。”他给服务员摆摆手,这个叫定定的女服务员出去一会儿,左手着一个酒瓶走了进来,瓶子的商标已经有些发黄,年份写的是52年前,里面还有半瓶暗红色的液体,木警官疑惑的望向酒店老板。

“这是古堡葡萄园最好的一个年份,当时就生产了10000甁干红,每一瓶上都有编号,你看这瓶是的编号是NO.5352,这种酒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都是绝版,喝一瓶少一瓶。去年拍卖会上拍出了几瓶,被一个神秘买家买走了,当时的成交价是一瓶10万元。”酒店老板说起酒来滔滔不绝,“那几个小孩不懂,像喝100块钱的酒一样,还嫌酒不好喝,太糟蹋了,这个酒瓶子很多人都在收藏,放到网上都能卖出几千块!”

木警官疑惑的接过瓶子,仔细打量了半天,“这不会是仿造的吧?”

“不会!”老板肯定的答复道,“昨天他们喝的时候,也敬了我一小杯,我尝了尝,味道有点发酸,肯定是陈年老酒。”他拿过瓶子指着酒瓶里面,瓶底位置的一个标志说:“这个瓶子也是特殊制作的,那个标志是古堡庄园50年前用的印记,近几十年这个标记已经换过几次了,我是以前参加一个鉴赏酒会的时候有幸亲眼见过。”

“你昨天也喝了这酒?那你有没有头晕,或者出现幻觉?”木警官急忙问道。

“没有啊!这酒虽然放久了口感会受点影响,但还是好酒!”老板想了想接着说:“不过,我只是开始时尝了一口,后面我就出去忙别的事情了,不过,我当时让定定在旁边看着。”

“嗯,老板让我等他们喝完了,记得把酒瓶子收起来,别弄碎了。”定定接过瓶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老板出去的后,我看他的杯子里还有半杯酒,他说那个酒很贵,我有点好奇,就替他喝了,确实有点酸,不好喝。”

酒店老板挠挠头说:“你不懂了吧,陈年葡萄酒喝起来就是有点酸,唉,我喝酒都是杯杯清的,不过那晚已经喝过一轮才过去的,记不清楚了,我就记得这瓶子挺贵的,我嘱咐她一定要收藏起来。”

木警官又问了当时吃饭时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然后拷贝了当晚餐厅的视频资料,开车返回来警局。

鸾心就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文员,从哪来的这么贵的酒?

现在是大数据的时代,没用多长时间,鸾心的相关资料就摆在了木警官的桌子上。

和赵相说的没错,鸾心父母早亡,姐姐去年去世后她才回到本市,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不过最近几个月的几次开房记录吸引了木警官的注意,一个叫莫生的人出现在记录上,看到这儿不禁哑然。

(三)

关了一晚上,在审讯室木警官再看到李由时,感觉他看起来已经有点憔悴了,看来是一晚上没睡好,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警官判断李由心里肯定还有些东西没说。

“服务员早上看到你的时候,你说是你害了鸾心,为什么这么说?”木警官单刀直入。

“我没有!”李由摇摇头说,“我只是说说,但是我什么也没有做。”

“平白无故的你为什么说是你害了鸾心?”警官继续追问。

“我没有,警官,我真的没有!”李由表情有点激动。

“是因为喝了你天价的红酒吗?”木警官突然抛出一个看似好不相关的问题。

“那酒又不是我的,十万块的酒还没有几百块的好喝。”李由摇着头回答。

“你怎么知道这个酒值10万块?”木警官突然质问道。

“啊,我……,我是猜的……”李由有些结巴了。

“那一定是因为莫生吧?”木警官突然抛出一个名字。

“啊!你们都知道了……”李由的内心防线一下子崩溃了。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打伤了鸾心,对吧?”木警官继续追问道。

“我没有打伤她,警官!”李由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说是我害了她,那是因为我那天晚上吹蜡烛许愿的时候,说了对鸾心不好的话,谁知道竟然成真了。”他低着头嘟囔了一句。

“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我说,希望她那背叛的灵魂死掉!”李由抬起头看了看警官,头又低了下去。

“她最近老说要加班,我就找机会向她同事打听了一下,她们公司的工作根本没有那么忙,有一次我跟踪她,发现她去了附近的大酒店。然后我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看见她和一个男人从酒店里面搂着走出来。我本来想冲上去拆穿她,但没想到那个男人是莫生,是我堂哥。”李由低着头,眼睛里似乎有点闪亮的东西,“我父母去世的早,是堂哥看着我长大的,后来还资助我上了大学,我把他当父亲一样看待,可是他却……。”

“做了这些事,鸾心在我面前却像没事人似的,昨晚还拿着10万块的红酒给我过生日,这瓶酒我在莫生家里看到过,序号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你说她是不是魔怔了?还是在向我示威?”李由苦笑了一下,继续说:“我就是吹蜡烛的时候,许了个愿,希望她能回心转意,当然可能用词不当,但是,这也不犯法吧?这也不能判定是我打了她啊!”

李由说的情况和木警官的资料能对上,事实越来越接近真相了,现在李由打伤鸾心的动机也有了,加上目击证人,他想不通,李由为什么还要狡辩。

莫生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CEO,年龄比李由大很多,现在已经40多岁,戴了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人保养的很好,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

他看起来并不清楚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从木警官口中得知鸾心被打伤,而且嫌疑人是李由的时候,显得很震惊。

“你知道鸾心是李由的朋友吗?”木警官盯着莫生的眼睛问道。

“知道,唉!都是我的错,这事都怪我!没把持住害了鸾心,也害了李由!”莫生懊恼的捶了自己的大腿一拳。

“讲一下你和鸾心的事情吧?还有前天早上你在哪里?”木警官又拿出记事的小本本。

“唉!你看这闹的,”莫生想了一下说,“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请了一些朋友来吃饭,当时李由带着鸾心也来了,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时李由介绍说是朋友,我还问他是不是女朋友,他当时还说不是,说只是普通朋友。”莫生停了一下,摇摇头说:“那女孩也没说话,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俩在谈恋爱。”

“谁知道,生日之后没多久,鸾心这丫头就开始主动约我,你看,这是当时我们俩的聊天记录。”莫生把手机拿过来给木警官看,果然如他所说,聊天记录里面每次都是鸾心主动约莫生出去吃饭,喝咖啡,还时不时发一些露骨的笑话和图片。

“警官,你也是男人,鸾心那么漂亮的女孩,又这么主动,这谁能招架得住啊!”莫生摊开双手,一脸无辜。

“你前天早上在哪?”木警官放下手机,重复了一遍刚才的第二个问题。

“在G城,那天上午有一个技术论坛,我要作一个报告,网上有报道,你搜我的名字就能找到。”莫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木警官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留意到书架里面摆放着很多奖杯和证书,莫生在创业之前曾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在脑科学领域有很深的造诣,他创办的公司的业务主要也是医疗健康领域,和很多医院都有合作。

“鸾心带去的红酒是从你这儿拿的吧?”木警官突然问道。

“是,那天在家里见的面,她说第二天要去给李由过生日,看到书柜里的红酒,就说聚会刚好缺一瓶酒,就要去了。”莫生顿了一下,“我只是说这酒不错,没告诉她价钱,她以为就是普通的葡萄酒。”

“10万块的酒,你出手倒是很大方?”木警官疑问的看了他一眼。

“这事情我一直觉得对不起李由,花点钱也没什么,唉!”莫生脸上露出一些痛苦的表情。

回到警局,木警官先申请通过互联网公司,调取了莫生和鸾心在服务器上保存的聊天记录,和莫生手机上的记录一致,的确是鸾心首先追求的莫生,从聊天记录看,开始的时候莫生还推辞了几次,也提到了关于李由的顾虑,但小姑娘很执着,最后莫生才接受了鸾心的追求。整个过程太顺理成章了,像是看一出电影一样。但是,也是因为太自然了,木警官心里反而感觉有点不对劲。

下午,他再次提审了李由,看得出他说出心里的秘密之后放松了很多,早上木警官出去的时候,他在关押室里面还补了一觉。这时候神情气色好了很多。

“鸾心现在怎么样了?她醒了吗?”看见木警官,李由立刻问道。

“你在担心什么?怕她醒过来指认你吗?”木警官冷冷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我那么爱她,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李由气鼓鼓的回答。

“你知道她和莫生的关系之后,还爱她吗?”木警官问道。

“她以前不那样的,她很单纯。都怪我领她去参加那个生日聚会,她回来之后人就变了,都怪我……”李由争辩着。

“你是说莫生的生日聚会?那次聚会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吗?”木警官问道。

“你们去找过莫生了?他肯定说是鸾心追求的他吧?假的!都是假的!鸾心不是一个物质女孩,她对钱没什么概念,也不喜欢奢侈品,不喜欢和同事攀比。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蛊惑!”李由有些激动。

“说说那次聚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木警官又追问了一遍。

“也没什么啊,就是一次普通的聚会,人也不多,我们一起吃了饭,喝了红酒,然后莫生点了蜡烛,吹完蜡烛之后,大家吃了蛋糕,因为开车,我没喝酒,鸾心似乎喝了一小杯。”李由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那红酒好像也是古堡庄园的,但是年份我记不清楚了。”

又是古堡庄园的红酒?木警官在小本子上记录了一下。

“你去找莫生聊过鸾心的事情吗?”木警官停下笔,抬头问道。

“聊过,在我生日前几天,不过没直说,毕竟跟踪也不光彩,我只是说自己很喜欢鸾心,还暗示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好像变心了。”李由低下头,“毕竟莫生也是一个人,堂嫂几年前带着孩子出国了,我听说他们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

“莫生怎么答复你的?”木警官追问道。

“他说女人是善变的,还安慰我说只要真心希望鸾心回心转意,也可能会发生奇迹。”李由苦笑了一下。“哦,对了,我走的时候,他还送给我几个生日烟花蜡烛,就是那种一点着会噼哩噼哩闪的那种蜡烛。”

“烟花蜡烛?”木警官抬起头想了想,问:“这种蜡烛很常见吧?你过生日他就送你几个蜡烛?”

“市面上常见的烟花蜡烛点着后,放出烟花是随机的,这是莫生自己特制的蜡烛,点着后,只有点的人说了“我希望”三个字才会放出烟花,应该是有声控开关,而且烟花的颜色和振幅和许愿者心里默念的内容有关联,你想着愉快的事情,烟花就会鲜艳,你想着悲伤的事情,烟花就会比较低沉,所以也叫“祝福蜡烛”。”

“你是说,这种蜡烛会读懂许愿者的内心?”木警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嗯,具体原理我也不清楚,莫生是研究脑科学的,根据感应脑电波的信号来控制烟花,好像也不是太难吧?”李由回答道,“我满脑子想着鸾心变心的事情,那天的烟花跳的老高,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你要想研究,我当时只点了一根,鸾心说自己过生日的时候也想点这种蜡烛,我就留下了一只,我们俩生日就差半个月。”

木警官回想了一下酒店视频的内容,确实当时烟花有种要爆炸的感觉,闪亮着跳的很高,甚至视频图像都出现了抖动。

“莫生的生日聚会上,点的也是这种蜡烛吗?”木警官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在得到李由肯定的答复之后,离开了审讯室。

(四)

第二天,医院打来电话说鸾心醒了。

木警官在病房里看到了还很虚弱的鸾心,医生说她有些健忘,完全记不清楚最近几个月的事情了,就好像有一段记忆被人减掉了一样。

既不记得生日聚会的情况,甚至连她和莫生之间的事情也完全忘掉了。她最后的记忆是李由说要带她参加堂哥的生日聚会。

由于缺乏直接的证据,李由也被放了出来。

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晚上木警官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有一个链接,那是五年前一个学术会议上的录播视频,发言人是莫生,在那次会议上他捧回了脑科学领域的一项顶级大奖。

那天晚上木警官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在一个黑板面前思考了很久,黑板上画着凌乱的人物名字和关系线条。

一个月后,还是在由己酒店,李由邀请了一些人参加鸾心的生日聚会。

这次参加的人有赵相和他的小女朋友,也邀请了莫生、木警官和酒店老板。莫生本来想推脱有事,不过后来听李由说木警官已经查出上次是谁袭击了鸾心,并将在聚会上公布,他出于好奇还是决定来听听。

人到齐之后,酒店老板让女服务员把上次他们带来没喝完的红酒取出来,服务员把半瓶红酒拿出来的时候,莫生表情显得有点尴尬。

老板说这个酒挺贵的,上次没喝完就替他们存在酒店了,大家每人都匀上一小杯,莫生推辞说聚会后还要开车回城里,换成了一杯可乐。

赵相提议,大家祝鸾心劫后余生,生日快乐,然后众人一饮而尽。刘婷婷则吧咂了一下嘴,说这酒好酸。木警官留意到莫生脸上略过一丝不安。

莫生趁着举杯落座的空挡,问道:“警官,是不是可以公布侦破的结果了?”

没等木警官回答,李由说不急,生日蛋糕还没吃呢!

然后服务员从厨房端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抹茶蛋糕,蛋糕上面插着一只“烟花蜡烛”,莫生自然认得蜡烛,每一只都是他亲手制作。

李由解释说这蜡烛是堂哥的杰作,上次自己过生日还剩了一根,今天刚好用上。莫生拿过打火机,想把蜡烛点上。但刚伸出手,打火机就被木警官接了过去,并递给鸾心,说蜡烛还是要寿星自己点比较好。

鸾心接过打火机然后说:“感谢大家来庆祝我的生日,前段时间我出了意外,也忘记了相关的事情,警官告诉我说李由都有很大的嫌疑,可是我信任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顺手点着了蜡烛。

鸾心看着李由的眼睛说:“我希望”,这三个字出口的时候,蜡烛立刻开始绽放出美丽的烟花。鸾心接着说,“让我想起谁是那个坏人,并让李由亲手杀死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烟花突然绽放变大的原因,鸾心话音刚落,餐桌被谁撞了一下,发出duang的一声。

刘婷婷捂着嘴笑着说:“你这生日祝福也太吓人了呀!”

随着烟花落幕,鸾心似乎有点疲惫的坐了下来,并示意李由帮大家切一下蛋糕。李由有些木然的拿起金属餐刀,这是一把从酒店厨房拿出来的餐刀,尖锐而锋利,切蛋糕有点大材小用。李由几下子就把蛋糕切好。

切完之后,他并没有放下餐刀,而是左手拿起一小块蛋糕,右手持着餐刀,转过桌子向莫生走去,嘴里念叨着:“堂哥,吃个蛋糕吧!”

此时莫生脸上出现了慌乱的神情,急忙喊到:“你别过来!”然后站起来,想往后退。

木警官则一把拉住他说:“开车不能喝酒,吃块蛋糕又没关系。”其它人则有点诡异的默不作声的看着。

李由走的很慢,表情有点奇怪。莫生像见了鬼似的,大叫道:“快拦住他,他要杀我!”

然后想推开警官的拉扯,扭头看着木警官有些木然的眼神,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叫道:“你们都喝了酒,想一起杀死我!”

拉扯中,他一把夺过警官腰间的手枪,向着天花板开了一枪,一声巨响众人都一愣,莫生趁机挣脱警官的手,退到餐厅出口。

“你们都被思想控制了,要帮助李由杀死我!”

木警官摇着头说:“你别瞎说,这怎么可能,吃块蛋糕而已,你快把枪放下,否则这事情性质可变了啊!”

众人附和着让他放下枪。

“怎么不可能,这古堡红酒和烟花蜡烛的组合是我发明的,我当然知道。”看着自己已经控制住了场上的形势,莫生脸上淡定了很多。

他从口袋里抽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烟花蜡烛”。

有些得意的说:“告诉你们也没关系,这个蜡烛可以理解祝福的内容,然后将所有喝过古堡红酒的人作为行动参与者,编译成一段可执行的记忆植入每个人的大脑。比如我要是希望每个人送我一万块钱,你们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拿出这笔钱给我。”

“鸾心就是这样被你骗的!”李由咬着牙问道。

“告诉你也没关系,那次生日我许的愿望就是鸾心无条件的爱上我!”莫生脸上露出一丝淫笑。

“鸾心按照我的要求,聊天记录每天都会删除,不过后来还是被你发现了,好在我也玩腻了,想着给你一个机会,你肯定许愿让她回心转意,这事也就皆大欢喜过去了。谁知道你许了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愿望。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鸾心每天早上7点半都会准时给我打电话问候,像我忠实的奴仆一样,那天早上正打电话的时候,有门铃响她边说话边去开门,我们话还没说完,她就被人打晕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莫生拿过打火机自己点燃了烟花蜡烛,“今天说的,一会儿都会被清除掉。”

他继续道:“我希望,每个人都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听从我的命令!”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自觉的在刘婷婷的脸上停留了一下,里面闪过一丝淫邪的笑意。

“想的美!”莫生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同时他的左后脑受到一记重击,扑倒在地板上昏死了过去。

那个叫定定的服务员左手拎着一个空的红酒瓶子出现在他的身后,木警官赶忙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枪,扭头看着大义凛然的定定,突然哑然失笑道:“原来是你,你那晚也喝了酒!”

(五)

一切源于木警官的推理,5年前莫生的演讲坚定了他的想法,莫生那一年发明了一种药物,可以实现短暂的“灵魂出窍”,而灵魂是一种量子能量形态,通过伽马射线对灵魂编辑后再重新回窍,可以实现对一些精神病人的治疗,比如删除受刺激的片段,或者植入一些新的想象。因为这个发明莫生获得了年度顶级大奖。

但由于药物的成本很高,而且具备类似毒品的上瘾和致幻特征,目前只在很少的精神治疗专科受控使用。药物的成分中由于含有醋酸酐物质,因此口感有些酸。

从李由在房间短暂的失忆,和鸾心大段的失忆情况看,包括赵相看到重影,都很像“灵魂出窍”的表现,木警官把烟花蜡烛要来,找专业机构进行了无破坏的分析,蜡烛内部有两个微型激光发生装置,很像实验室用于制造伽马射线装置的微缩版本。那半瓶红酒也送去专业机构检验,果然里面含有灵魂药物的成分。

木警官和李由、鸾心说出来自己的猜想,并希望他们配合,演一出剧本杀,让罪犯自己跳出来。虽然鸾心什么也记不住了,但是只要李由同意,她也就接受了安排。制作半瓶口感相似的陈年红酒的工作交给了酒店老板完成。
但即使最后证明了蜡烛和红酒的猜想,木警官感觉还是有几个疑点解释不清楚。

在审讯室里面,醒过来的莫生表情有些懊恼。

“你利用陈年红酒掩盖了药物的酸味,利用烟火蜡烛对喝了酒的人的灵魂进行了编辑,对吗?”木警官盯着莫生问道。

“我承认,我利用这个技术欺骗了鸾心,但我当时也是真的喜欢她,就是追求爱情的手段有些卑鄙罢了。”莫生并没有抗拒。

“你这是违背女性意志的诱奸行为,你不要玷污了爱情这两个字!”木警官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子上。

“后来我不是纠正自己错误了吗?我只是想让李由许个愿,然后重新编辑删除掉与我相关的记忆,谁知道他许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愿望。”

“从设计者的视角看,李由那个愿望会怎么执行?为什么是第二天早上才执行?为什么最后是女服务员去执行?”木警官虽然抓住了始作俑者,但是还是有很多疑问没解开。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喝酒之后灵魂已经都出窍了,因此会产生眩晕的感觉,李由的愿望是“希望她那背叛的灵魂死掉”,理论上编辑器就删掉我以前植入鸾心灵魂中的内容就可以实现了。为什么还整出一出刑事案件出来,唉!”莫生把头埋到双手里。

“蜡烛烟花放完之后,还能继续编辑灵魂吗?”

“当然不能,这又不是玄幻小说,伽马射线需要激光装置产生正负物质,然后在泯灭过程中产生射线去对灵魂进行编辑,这个过程很快。”

“一棍子能把一部分灵魂敲掉吗?”

“开什么玩笑,宏观和微观完全是两个事情,”莫生脸上露出嘲笑的神情,停了一会儿,像想起了什么,说:“除非宿体被打死或者被打晕,被编辑过思想的灵魂才会认为“打死她那背叛的灵魂”的任务已经完成。或者鸾心自己说,已经完全忘记了背叛的事情,那些被编辑过思想的灵魂也会认为“背叛的灵魂已死”,他们对信息的判断完全依赖于表面的现象,并不具备深层次的理解和认知。”

“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晚上都没人去找鸾心的麻烦,而第二天早上,她和你煲电话粥的时候,才被进门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打伤。”木警官感觉一下子说的通了。

“是,这个愿望是一次性任务,服务员完成之后,就会自我清除掉自己的记忆,李由是知道鸾心背叛的,所以当他看到鸾心被打倒,也会认为任务已经完成,而清除掉相关记忆。所以他那时候出现了短暂记忆混乱,过后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鸾心倒在地上。”

“所以,幸好前一天晚上鸾心和李由吵架,他们分房间睡觉了,否则知道鸾心背叛的李由在晚上会用什么方式“打死鸾心背叛的灵魂”?他极有可能会真的亲手杀死鸾心!”木警官替鸾心暗自庆幸了一下。

不过,为什么编译这么一个复杂的行动计划来执行,而不简单抹去鸾心的背叛记忆,另外还有那封神秘的邮件是谁寄来的?这些事情木警官感觉还是有点隐隐的不安。

(尾声)

由己酒店位于一座大山的东面,而山的南面离酒店1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公墓,现在是初秋,并不是扫墓的高峰期,陵园里只有零星几个人。

一个墓碑前已经摆上了鲜花、还有一瓶红酒,一个铁桶内燃烧着一些纸钱。

一个穿黑衣的女人在墓前点上香之后,轻生说道:“姐姐,我带来了你最喜欢喝的古堡红酒,这是今年的新酒,听说味道很好。”

“那个曾经控制你的思想,伤害过你的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不知道你有写日记的习惯,也无法体会你被他抛弃之后的悲痛。”

“姐姐,你真傻,为那样的人自杀完全不值得!你只是他餐桌上的一个道开胃小菜,他那样的人渣根本不在乎你的死亡。我通过和他堂弟谈恋爱接近他,周旋了几个月才搞清楚他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我喝红酒会过敏,包括同学,不过幸好这个原因帮助了我,他以为已经控制了我的思想,我按照你日记中的方式和他聊天,和他接触,他丝毫没有怀疑。在酒店我把自己的酒杯和酒店老板喝完的空杯子调换了一下,然后很巧的是又被贪嘴的服务员喝掉。蜡烛烧完之后,我从他堂弟被控制的眼神中看到了危险,就找了个借口把他赶出房间。”

“我已经成功得到了蜡烛和红酒,但计划被他堂弟不知道什么鬼愿望彻底打乱,直到第二天和他打电话时,被服务员从背后打晕,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才想明白。姐姐,我觉得冥冥之中一定是你在保佑我!”

“我要走了,去另外一个城市。本来接近他堂弟就是为了报仇,后来感觉他这个人还有些痴情,但最后他的生日祝愿彻底打消了我对他的好感,控制欲也会家族遗传吧,要通过“杀死对方背叛的灵魂”这种方式来维系感情,这样的男人,我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黑衣女人将一个笔记本丢进了燃烧的铁桶,看着纸张燃成灰烬,才转身离去。

墓碑上刻着一张死者的照片,眉目清秀,和鸾心倒有几分相似。

原创文章,作者:零重力编辑部,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3日 下午3: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