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透明的水晶罐子里接上了清泉,飞溅的水珠粼粼闪动,像极了天上的星辰。鱼儿被一只大手托举着放进了这环境优美的鱼缸,随着鱼鳍的摆动,鱼儿快活地在缸中四处游动,微微搅动的水流,使得水中的荇草也轻轻摇动。

“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一个声音在空旷中回荡,由远及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这该死的天气。”老者略带沙哑的声音中夹杂着年代的厚重感。“自工业革命后,环境污染和资源枯竭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地球上80%的森林已经消失,每天吹刮着的沙尘暴让人不相信这还是那个处于太阳系宜居带的蓝色星球。”老者的眼睛望着远处灰黄的一片不知是天还是地。

“是啊,我是在沙尘纪年后出生的,但也经常听像您这样的耄耋老人谈起过去的蓝天蔚海。真是向往啊!不过联合国不是正要通过《关于成立联合太空探索舰队以及实行工业搬越计划的提案》吗?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地球定能回到过去的样子。”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身材高硕的青年也望着远处,眼里却有光,不在老者眼里的光。

“哼!你还真相信他们的鬼话,虽然我也是中国驻联合国科学院的首席院士,但我深知地球生态稳定性的不可逆转的状态,小赵,你就不要……”突然想起的沙尘警报,让赵星辰听不清老者的话,他大声向老者吼道,即便他与老者不过一拳的距离。

“老师我们回地下掩体吧,地上不安全了。”

“走吧!”老者也吼着,脸上更疲惫了。

还是他们遥望的那个远处,但这次不一样,你看到的是翻滚的沙尘,像蒸馒头的蒸汽一样浓厚,使得你看不清内里;又像是非洲草原上为迁徙而奔驰的角马群后飞腾的尘土,滚滚而来。大风裹挟着沙土,从远处浩浩荡荡的开来。在下井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瞬间,沙土到了,就连沙尘警报也变得富有颗粒感。

听,世界的哀嚎!

赵星辰扶着老者,安安稳稳地回到了掩体城市的家中。

他环顾四周,注意到在窗边,在人造太阳核聚变光芒的照射下,一只透明玻璃缸中有一条鱼在快乐的游弋,无忧无虑。水中的荇草也随着轻轻摆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水不甚清澈,就像外面的天,青中带黄。

“ 哦,这是我最喜欢的鱼缸了,但不知怎么的,自从掩体纪年开始换进去的水,再也没有清澈过。”老者说。

“你回去休息吧,明天就随我到联科院参加听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第二天。

赵星辰与老者一同前往联科院大楼,参加关于正式执行太空探索计划的听证会。老者抱着他的鱼,死死地抱着踏进了大厅,他把他的鱼小心翼翼的放在会议桌上,让人造日光尽可能的照在水里,但水却显得更浑浊了。

“我们要改善地球环境……”为首的科学家站起来用有力的声音发表了一大堆观点,老者没有仔细听也没必要听,因为他所说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乌托邦的幻想者们的温柔乡。老者向他投去的目光中带有不屑。

“我反对!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没有谁会一直待在摇篮里,况且在我们看来,地球已经没救了,生命仅在掩体城市里苟延残喘,像咱们这样的皓首苍颜也许能安享晚年,但是下一代呢?像我的小孙呢?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大厅安静了下来,静到即便是银针落地我们也能听到,老者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

“我们已将可控核聚变应用于航天,行星际航行已然不成问题。开普勒452b作为上世纪就发现的类地星球,现今也已探得可供生命存在的必要条件,它将是我们的目标。地球的移民完全是可能的。”老者重重的敲响会议圆桌,极力提高自己的声音,桌上水晶缸里的鱼儿,仿佛被他震撼到了,要去追寻太阳似的。摆动的尾巴把他推出水面,去追寻那远方,但是它飞不出去,怎么也飞不出去。

“现在我们投票表决,同意系外探索的,请举手。”联院主席高声宣布,他的声音在偌大的坐满了与会成员的大厅中迟迟不肯消失。

“超半数与会成员同意,该议程正式通过,执行联合太空探索计划。”话音刚落,会场一片欢腾,他们都在欢呼眼里反射出可控核聚变不切实际的阳光。

老者长吁一口气,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赵新成没有注意到这改变。他还是那样,眼里有光。

“闭会,退场。”联院主席宣布,老者抱起他的鱼,紧紧抱着,大跨步走出了会场,毫不在乎一旁科学家们寒暄的声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

回家的路上,老者把他的鱼递给了赵星辰,两眼紧盯着他。“小赵,你代我去进行系外探索吧。我老了,折腾不动了。你带着它。”老者转眼又望向他的鱼,眼里闪过一丝光,不一会儿又消失了。

“他是我小孙在沙尘纪年前捉到的,他把他送给了我,说以后会常常来看他,可那以后他就葬身在可恶的沙尘里,再也没有回来。现在交给你,你把他带上,上太空。”

“我小孙最爱天上的星星了。”老者喃喃道。

“嗯嗯,一定。”赵星辰眼里泛着泪花。

把老者送回家,离开时赵星辰回头看着,老者佝偻着向他招手,渐渐的越来越远,越发模糊,直到消失。

一个月后,赵星辰胸前戴着白花,出现在开普勒号飞船的发射现场,她身着宇航服,死死抱着鱼缸一步步走近舱门,眼神中带着坚定。

“开启地磁场拟态,模拟地球重力,打开托克马克装置,启动引擎,准备发射,进入倒计时。”舰长在广播中说。“发射倒计时,9、8、7、6、5……”火箭伴随着冷却水蒸发的浓浓蒸汽和飞扬的尘土进入了太空,飞向遥远的奥尔特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

5年后。

“我们到了,奥尔特云——太阳系的边界。”船员们欢呼着,又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在这里太阳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它微弱的光照不亮任何地方,四周一片漆黑,在暗星云后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

赵星辰端出那条鱼,想看看它是不是还活蹦乱跳,但是水变得比地球上更污浊了,使他看不清鱼,他试着换掉里面的水,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倒不清那污水。

“看,那是什么?”指挥舱调出微波背景辐射图,本该分布均匀的点像象图,如今却聚集在一起,汇成一句话。

“ 你们是我的鱼。”

赵星辰手里的鱼缸变得不安稳了,鱼儿一直想跳出水面,可怎么努力却再也没有跳起来过。

鱼儿死了,也许是老死的,我们不知道。

船员们惊呆了,他们知道那是自宇宙大爆炸后,热的早期宇宙辐射的残余,从任何方向来的辐射量几乎完全相同,在不同方向上这些温度可以不同,但差别微小,怎么也不可能出现文字的。

下一秒文字变了。

“但鱼儿们想多了,破坏了我的鱼缸,想要出去。你们是跳不出去的。”

那之后图像又恢复了沉静,像死了一样,船员们眼中的光消失了,一个个都蒙上了阴影,赵星辰的眼中再也没有光,没有星辰,也没有远方。

“我不相信这样的超自然现象,怎么能阻挡我所向披靡的舰队。”舰长一声令下,船舰队全体舰船驶向奥尔特云无所畏惧。然而结果却是没有一艘通过那片星云的舰船,他们全都像是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上,爆炸开来,是血红色的,像新年的烟花,流光溢彩,倏然消散。

地球上,风依然刮着,却再也没有看到地面上有人类活动的迹象。他们去哪儿了?我们不知道,也许深埋在地下了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尾声

透明的水晶罐子里不再是清泉,取而代之的是浑浊的泥水,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鱼儿去了哪?

“原来这就是结果。”那个声音又回荡在空旷中,由远及近,他把鱼缸端了起来倒掉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10360

(0)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